火與冰的對決: 當 「創意教學」 遇到 「教學品保」

原文地址:http://ckhung0.blogspot.com/2011/11/creativity-vs-tqa.html#more

 

冰與火的對決: 當 「創意教學」 遇到 「教學品保」 我們學校推動 「教學品保制度」 已有一段時間了; 最後加入的資訊學院今年也要開始施行。 另一方面, 前陣子又聽到學校要推動 「創意教學」。 我的腦海裡自動出現這兩個詞的合成詞: 「創意教學品保」, 並且浮現 oxymoron 這個英文單字, 以及 (那些還沒有被 學術瘋氣 給剝奪思考能力的) 老師們面對這兩者的矛盾… 哭笑不得的奇妙情景。

「教學」 是人跟人之間難以定型化的互動; 「品保」 是生產線上追求整齊畫一的概念。 這兩個詞放在一起, 我從來就無法理解。 也可以說: 我對於教學品保是完全外行。 系上配合校方要求製作出一個試算表, 老師只需要填一些欄位 (黃色欄位), 負責教學品保的教務處所要看的其他量化指標就會自動產生 (例: 我的 科技英文); 但這些數學公式的真實意義完全超乎我的興趣與理解。 我只對那些 「具有真實具體意義或者可以直覺理解」 的數學 (例如 羅倫茲轉換式 normal equation) 比較有興趣。

 

訂定教育目標與核心能力 沒關係, 用 google 搜尋 「教學品保」, 正好第一名就是朝陽科技大學的 「教學品保之校方作法」 這份 pdf 簡報。 從一個角度看, 這固然顯示 「教學品保」 政策學理基礎的貧乏;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 這也顯示了敝校對於教學品保的高度重視與強大意志。 不論如何, 如果 google 搜尋品質可以信任的話, 這應該是所有關於 「教學品保」 文件當中水準最高的幾份文件之一。 根據這份簡報, 教學品保就是要 「建立一套標準作業程序」。 「教學品保就像工廠品管的過程, 只要按部就班地施行即可。」 「教學品保是一種思想, 一種信仰, 一種力量。」 第十三頁列出朝陽科大的教育目標與核心能力如右圖; 而從第十五頁則可以看出: 要達成這些目標, 教學品保所採取的方式就是 「由上而下推動政策」; 再 「由下而上接受上級審核控管」, 得到可以控管的教學品質。 「建立賞罰制度」 則給基層的教師們帶來了蘿蔔與棍子般的充份動機。

 

很明顯地, 大的政策 (包含 「決定要推動教學品保」 一事) 是由學校高層決定, 而不是一般教師可以置喙的。 基層教師可以自主的, 只是各學科的專業操作細節; 基層教師無權過問校方表裡不一的口號與行動 「用 Office 證照把學生變成盜版人肉地雷」、 甚至 「電算中心主任答不出替微軟還是替僱主服務」, 這樣的資訊政策可以提升學生的 「職業倫理」 嗎? 「污名化 P2P 的謬誤宣導」 可以提升學生的 「資訊科技應用能力」 嗎? 「用全校必考的 Office 證照遮蓋住學生的視野, 讓學生看不見 雲端文書 雲端簡報 與同儕用 web 2.0 方式合作共筆的可能性」, 這可以提升 「溝通協調與團隊工作能力」 嗎? (餘略; 詳見 「大學選系建議避開資訊科系」 一文)

 

一位基層資訊教師對於學校方向、 策略所提出來的這些質疑, 就像一位基層作業員對於工廠策略、 方向所提出來的質疑一樣, 在教學品保 (或生產線品管) 裡面, 並沒有聆聽討論的機制、 也無法促成建設性的改變; 這些都只是可以忽略 (甚至是惹人嫌惡) 的雜音。

 

不, 「汲取全校教師智慧、 透過公開辯論以便修正整體的方向與策略」 這樣的思維完全不在教學品保的考量之內。 教學品保的重點是由上而下的意志貫徹, 由下而上的接受控管; 它的運作理念假設 「教師欠缺自發的內在動機 (intrinsic motivation)」; 而它重視的方法則是量化的表格 — 例如第 23 頁到第 26 頁所談的表 A01-A04, 表 B01-B06, 表 C01-C19。 英國與澳洲的學者對於教學品保有很多質疑; 這裡所提到的 「教授作業員化」 問題, 正是所有學者共同質疑的現象之一; 另外還有更多問題。 不過在這篇容我不深究 「教學品保本身的問題」; 且讓我把焦點拉回 「教學品保與創意教學」 之間的矛盾。

 

「用具有創意的方式來教學」 這我倒是有一點點心得。 這幾年來我一直拿 開機隨身碟 來上課, 有一學期甚至用它 在電腦教室上微積分課, 這應該可以算得上是偶有的一絲絲教學上的創意; 但能否把學生也教出創意, 那又是超越我能力、 另一個層次的問題了。 沒關係, 至少我們可以用 google 搜尋一下 “creativity quotes", 看看名人們認為 「創意」 這回事, 到底包含哪些元素?

 

「你可以說創意就是放棄確定性。」 — (作家 Gail Sheehy)
「創意需要勇氣–拋開確定性的勇氣。」 — (社會哲學家/心理分析師 Erich Fromm)
「每個創新行為其實首先也就是一個破壞行為。」 — (藝術家 Pablo Picasso)
「尋找預期之外的東西、 跳脫舊的經驗, 才會發現創意。」 — Sony 共同創辦人 井深 大
「打破既有的模式、 用新的方式看待事物, 才會帶來創意。」 — (心理學家/作家/創意思考翹楚 Edward de Bono)
「有時候你必須放下一切、 放空自己。 如果你不滿意… 發現任何讓你不滿意的東西, 就把它丟掉。 因為你會發現當你完全自由的時候, 你真實的創意、 真實的自我就會出現。」 — (音樂創作者 Tina Turner)

我很好奇在教學品保制度之下, 這些搞破壞、 拋開舊經驗、 放棄確定性的創作家們如何能夠遵守 「標準作業程序」? 如何能夠 「按部就班地施行」 他們的教學計畫? 如何能夠把 「一種思想, 一種信仰, 一種力量」 轉化為創意? 他們在 「賞罰制度」 底下, 會得到什麼樣的成績?

 

我更好奇的是: 這些創作家會如何評論教學保? 尤其是受限於教學品保的創意課程? 事實上, 「教學品保」 跟 「創意教學」 這兩個矛盾的概念, 也許正好很適合當作下面這句的兩個對照實例:
「把簡單的東西搞得很複雜, 那是平庸; 把複雜的東西簡單化, 簡單得令人讚嘆, 那才是創意。」 — (音樂創作者 Charles Mingus)

 

但創意並不只是為反對而反對、 為打破而打破。 創意是傾聽你內心的熱情, 最起碼願意在腦海當中允許熱情的洪流衝破僵化的思維堤防:
「創意其實是我們的熱情的自然延伸。」 — (勵志作家 Earl Nightingale)
「創意就是發明、 實驗、 成長、 冒險、 打破常規、 犯錯、 然後在裡面找到樂趣。」 — (社區活躍人士/藝術家/志工 Mary Lou Cook)
「你可以綁著人們叫他們做粗活, 但你沒辦法用這種方式要他們創作。」 — (小說家/劇作家 Sholem Asch)
「如果你想建一艘船, 不要鼓動人們去搜集木材、 不要指定工作給他們, 而要激發他們對於無垠大海的熱切想望。」 — (「小王子」 作者 Antoine de Saint Exupéry)

不過, 在看到下面這幾句名言之後, 我便突然領悟到老天爺的幽默感:
「焦慮為創意之母。」 — (詩人/文學評論家 T. S. Eliot)
「忿怒比其他任何事情都更能夠激發我的生產力和創意。」 — 女高音歌劇家 Mary Garden
「當你迷惑、 專注、 接受衝突和張力、 每天重生、 感受自我時, 創意的條件也就誕生了。」 — (社會哲學家/心理分析師 Erich Fromm)
這就是了。 原來表面上扼殺創意的教學品保, 其實原來正是一個老天爺所安排、 用來激發焦慮、 忿怒、 迷惑、 衝突與張力的舞臺。 而本系所設計的表格跟這篇文章, 也許就是朝陽科大教學品保制度所激發出來的創意作品之二。

網路現象專家 Clay Shirky 2010 年的 TED 演講 「認知剩餘將如何改變世界」 正好也提到創意。 不過我發現他講的內容同時也適用於理解教學品保 (的問題)。 中文字幕有點小 bugs, 請參考英文字幕。

http://video.ted.com/assets/player/swf/EmbedPlayer.swf

如果鼓勵大學教授們參與既有的網路社群, 他們的 「認知剩餘」 原本可以產生許多創意、 改變社會。 但是教學品保不只忽略網路現象、 削減大學教授的認知剩餘, 更重要的是它對於大學教授的內在動機 (intrinsic motivation) 完全視而不見; 它所採取的觀點接近 「嚇阻理論」(deterrence theory) 只針對人性 「理性地追求自身最高利益」 (“we are all rational, self-maximizing actors") 的部分設計推動誘因。 在教學品保模型當中, 只看得見訴諸條文與表格的驅動力 (contractual constraints) 而看不見社會契約的驅動力 (social constraints) — 例如教授們對學生內在的責任感與原本就有的教學熱情等等。 不幸的是, Gneezy 與 Rustichini 的 「幼稚園接小孩遲到就罰錢」 實驗, 說明了依據前者的理念所設計的制度 — 例如教學品保 — 會破壞後者、 破壞一個敦厚慈愛社會 (generous society) 的文化, 而且破壞效果的影響深遠。

看了 Shirky 的影片, 搜尋他所提到的 Dean Kamen (發明了 Segway; 請圖片搜尋) 發現有一場演講恰好就以 「創意教學」 為標題: Teaching Innovation。 摘譯幾句:

我不太確定創意可不可以用教的; 但確實有某些教學可以扼殺創意。

我不太確定學校是不是個適合教 「創意」 的地方; 我們應該更實際地告訴自己: 學校/企業/政府不應該用他們的力量去消滅創意。

會不會… 教育問題也許並不是一個供給問題, 而是一個需求問題?

而想要了解學生為什麼對於知識失去了需求, 你還是必須了解熱情 — 學生 (然後才是教師) 的熱情。 不過那又是另一篇文章了。 總之, 在我看來, 教學品保以及它的相關表格可以給學生和我所帶來的熱情, 恐怕比咀嚼已經變成橡皮筋的口香糖還要少。 為了捍衛自己還保有的那麼一點點創意的火焰, 我想冰冷的教學品保所給我帶來的焦慮、 忿怒、 衝突、 張力, 將會持續地灌溉著我 「用創作挑戰教學品保」 的熱情、 樂趣、 與熱切想望。 而學校同仁們對於教學品保的回應 (或沈默) 不僅正在向 (同意本文邏輯的) 社會大眾們展現著朝陽科技大學教授們的創意, 同時也宣告了教授們對於學校文化的共同選擇 — 我們希望它變成一所以功利計較 (economic value) 作為核心價值, 或是以敦厚慈愛 (generosity) 作為核心價值的大學? 答案將取決於我們每一位老師心中冰與火的對決結果。

* * * * *

手邊沒電腦; 口頭推薦本文嗎? 可以請您的朋友搜尋 「」 或 「」。 (yahoo 的話, 要選 “部落格" 搜尋, 而且要好幾週後才找得到)

 

廣告
  1. 發表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