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與我的初遇(其之二)

「是嗎,原來你叫作紅莉栖啊。真是個好名字呢。」

被爸爸和媽媽以外的人直呼自己的名字,這種事情還真是出生以來第一次遇到——因為在幼稚園裡無論是多麼要好的同學,彼此之間也不會這麼親切地呼喚對方——雖然這是只屬於我的特殊案例;因為那樣做會讓我感到不太舒服。儘管如此,被人稱贊名字的感覺還是讓我感到很高興。

「不喜歡與人深入交往」的個性雖然到現在都仍然保留著,但自從加入了未來道具研究所後便開始逐漸消失了。這也許是真由里和岡部的功勞吧?只是後者我並不 太想承認就是了。誰想要跟一個中二病成為好朋友啊!那不就意味著自己也變成同類了嗎?拜託可別這樣,我會想要掘個洞跳進去的。

總而言之——這句話便是我們之間第一次正式對話的開始。

在離開小巷後,「瘋狂科學家」先生便在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些OK繃和藥用酒精,然後帶我到附近的公園坐下來休息,以方便包紮傷口。過程中我們彼此一直都 沒有開口說話,直至我向他道謝後才總算終結了這段令人難受的沉默。當然,我也順便問了對方的名字--然而他只是搖了搖頭,一臉遺憾地說:

「嗯….名字嗎?其實我也很想告訴你,不過實在是沒有辦法這樣做呢。」

「為什麼?叔叔你沒有名字嗎?」

「當然不是這樣。只是…要是你知道了的話,說不定會因此而被機關盯上--畢竟我可是以讓世界變得更混亂的瘋狂科學家,各國政府的眼中釘啊。許多熟人 都因為與我深入接觸而遇上不幸了。所以,你還是裝作不認識我會比較好喔--既然你不知道我的名字,機關也會相信你和我只是個見面之交吧。」

「所以你也跟爸爸一樣,正在被壞人追捕?」

在我很小的時侯,爸爸便已經常常對我說這類型的話了--什麼不能夠隨便向別人透露實驗內容,看到黑衣人便要立即逃走,因為對方說不定是邪惡組織的間謀之 類的….本來我只把它們當成是騙小孩的玩笑,但既然兩位大人都這樣說,而他們也是科學家….果然那些東西是真實存在的吧?

「嗯,你就理解成這樣吧。不過年紀小小便已經能夠聽得懂這麼深奧的話,你將來鐵定會是個很厲害的天才呢。不過你說跟爸爸一樣….看來他應該是我的其中一名同伴?」

「真的!?原來你認識爸爸嗎?」

--那樣的話,便更不用擔心這位叔叔會是壞人了呢。畢竟怎樣說他都是爸爸的朋友,而爸爸也不可能會與邪惡組織的人結為同伴。我相信他果然是一個正確的選項。

當我一邊這樣心想,一邊打算向對方問出更多的事情--然而他只是用很模糊的說法來形容自己跟爸爸之間的關係:

「唔,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吧?我們彼此之間雖然都是同伴,但卻不能知道對方的身份。這是為了避免隊伍中出現叛徒時,邪惡組織便可以將所有人一網打盡的措施。」

「原來如此…..」

其實如果情況真的是那樣的話,他便算不上是爸爸認識的人了。但這時的我並沒有深入地思考,只是一昧地聆聽著這位瘋狂科學家的個人故事--因為感覺實在太 有趣了,也跟爸爸平日告訴自己的事情相距不遠;所以即使有些很明顯是現實中不可能發生的事,我仍然一股腦兒地將他們全部接受,並當成事實去相信。

最少直至我的十一歲生日,我跟爸爸再次因為吵架而決裂之前都沒有對此感到懷疑過。

結果我們就這樣透過聊天打發掉差不多整個下午的時間,但爸爸的身影始終還是沒有出現過,而我的肚子也因為整天沒吃過東西而開始咕咕作響了。

「………」

我有點不好意思地別過頭去,藉此掩飾自己害羞的表情;而瘋狂科學家先生則是咯咯地笑了幾聲,然後便開口說道:

「肚子餓了嗎?嘛,其實我自己也是差不多。正好我身上的錢應該還夠能付得起兩人份的餐點,就先離開這裡吃個午餐吧。搞不好能夠在路上能夠遇到你的爸爸也說不定。」

「…..嗯。」

我微微地點了點頭,以小得幾乎聽不到的聲調作出回應。這並不是因為我仍然對這位男人還有懼意,而是純粹肚子太餓而沒有氣力罷了。不過對方似乎對此產生了一些誤解,所以先是不知如何是好的搔了搔臉,接著便伸出右手摸我的頭:

「放心吧,叔叔我不會帶你到奇怪的地方去的。要是那樣做的話,可是會馬上被警察抓走的喔!」

「不,不是啦….我沒有這樣想…..」

他這一個舉動讓我頓時全身發熱,就好像被體內的血液蒸熟一樣;想必當時自己的臉必定是紅透了吧。畢竟就算只是個小孩子也好,一但被異性--前提是不討厭 對方的情況下作這樣的事情,或多或少還是會有感覺的。大概過了幾秒後我才像是如夢初醒般縮開身子,然後一語不發地走在他的身邊。

在那之後,我有好一段時間都不敢與他對上視線--因為一但這樣做,便會有種難以言喻的感情湧上心頭;這跟他當初伸手扶起自己的時侯差不多一模一樣。除此以 外,我也總覺得自己跟對方其實在很久以前便已經見過面,而且關係還相當密切;就好像認識多年的好朋友般,然而那是沒有可能的。在這五年的記憶當中,這個男 人從來都沒有出現過,更別說交談了;這肯定只是單純的錯覺。

由於一直在思考這種事情,以致我沒有注意到眼前有行人存在--結果右邊肩膀不小心撞到了對方的腰間,微弱的痛楚自該處傳到大腦當中。正當我連忙想轉身向那人道歉的時侯,對方便先發制人地以粗魯的語氣大叫道:

「好痛哪!你這小鬼眼晴是長在頭上的嗎!?居然敢撞我這位身為黑騎士化身的4度大人,真是不知死活啊。」

廣告
  1. 發表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