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W-AW RP】羽螢的自白

前言:
這篇是我在楚月的Phantom Waver – AW團當中第三篇動筆寫下的RP,跟第一篇一樣同樣是描寫羽螢的心境。至於第二篇則仍然在生產中,是由羽螢視點來描寫的故事序章小說版--不過最後到底能否生出來,就端看我自己的恆心了….

話說回來,我好像首次為同一個團寫超過一部的RP?(分段不計)

若果要知道更多Phantom Waver – AW團的資料,歡迎參閱我們的協作平台 :
https://sites.google.com/site/phantomwaveraw/

===========================================================

我喜歡鳥鴉。

 

小時侯我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在黃昏時份跑到自己家附近的垃圾站,一邊欣賞那些雜食性鳥類覓食時的姿態,一邊思考著怎樣才能夠把它們帶回家養--

當然, 那是不可能的。每當我提到這件事情的時侯,媽媽和爸爸必定會罵我一大頓,說「不準將這麼骯髒的動物拿回來」之類的話。

 

就算是上常識課的時侯,老師也告訴我們鳥鴉是不祥、不潔的生物,所以不可以隨便喂飼它們;不然會為周圍的環境和人們帶來負面影響。

但那是因為他們並不知道烏鴉雖然髒,事實上它們喜歡吃動物屍體和垃圾這種習慣能夠消除這些東西對自然環境的污染,是有益的生物。

 

然而即使被人們如此討厭,它們還是默默地為大家作出貢獻--正正是他們這種無名英雄般的無私精神,深深地吸引著我的心。

 

我也喜歡黑色。

因為它不會反射任何的光線,是比起任何顏色都更寬大的,無比溫暖的顏色。相反,白色卻是會將所有的事物都拒絕,是最孤獨的顏色。

所以如果要挑選出一種我最討厭的顏色的話,必定會是白色--這也許是我自己怕寂寞的個性所導致的吧。

 

然而儘管作為「另一個自己」的幻肢確實地將烏鴉的形態給展現出來,但顏色卻跟日常見到的完全不一樣--除了雙手反映著銀色光輝的格靈炮外它的金屬外殼都染上有如鮮血一般的紅色,而非原來那深不見底的漆黑。

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老實說我自己也不清楚原因。幻肢的生成規則一直都是謎團,例如以亮前輩的「神聖閃光」就完全讓人摸不著到底跟本人有什麼關係:那 是由兩個有一整個成年人身高的巨型十字架所組成,前端收納著蜂箱狀的飛彈發射器的殲滅方陣。

由於以亮前輩沒有任何的宗教信仰,所以就連他本人也無法理解 「神聖閃光」這個幻肢外型的由來。

 

總括而言,即使幻肢在某程度是由我們Waver自己創造出來,但事實上我們卻除了操作方法外對於它們根本都一無所知--

就像我們自己也不可能完全理解自己一樣。

 

過去經常都會有人對我說「難道你從來都不會生氣嗎?」和「你的包容力也未免太好了吧?」之類的話,而我都只會笑著回答:「因為沒有需要生氣啊。」。很 多人認為不合理的事情,在我的眼中其實都是可以接受的;只要不會傷害到其他人就可以了。

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同時也是獨立的存在;紛爭之所以發生, 就是因為我們無法彼此接納對方。因此只要我能夠多包容其他人的話,就可以讓身邊的環境變得更和諧,彼此都能夠更為快樂地生活下去。

 

然而那真的是正確嗎的?而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就連自己是不是真的這樣想也不清楚。在遇到自己情敵的那一刻,我居然沒有覺得憤怒,或者想遠離對方;反而最後還與她成為了好朋友。如果換了是正常人的話,應該無論如何都不可能這樣吧?

說不定我只是在戴著「好人」的面具,內心其實就有如血色狂鴉一樣,充滿著名為憤怒和嫉妒的火焰。之所以沒有表達出來,只是潛意識在壓抑自己罷了。然後便把這些感情全部抒發在幻獸之上,藉此來掩飾真正的自己--用鮮血來蓋過過這一切。

 

…….不,不是這樣的。雖然我直到目前為止都不曉得自己真正戰鬥的理由,到底是真的想守護一切、尋求自己歸宿,又或者只是單純的殺戮;但在這幾個月來經常體會到的,那份珍惜同伴和朋友的心情卻確實地成為了我的動力,驅動自己提起那對沉重的雙手,繼續戰鬥下去。

既然是那樣的話,即使自己真正的想法為何也已經沒有所謂了。只要一直抱著這份心情,相信答案必定可以找到。

 

我不會再像最初加入小隊時那麼迷茫了。這幾個月來,基金會的大家都教曉了我許多不同的事物,而要保護這樣的他們,正正就是我現在的工作。其他的理由,就等哪天想到的時侯再說吧!

把手移開鍵盤後,我倚在電腦椅的背靠上小聲地呼了一口氣。雖然平常就有寫小說的習慣,但把自己心裡的想法轉換成文字卻並非一件容易的事。看著螢幕上不 斷眨動著輸入遊標的文書處理軟體,以及映照在裡頭的文章,不知為何心理有種難以言喻的舒暢感--就好像對一個認識多年的朋友吐露出自己所有的心聲一樣。雖 然這台電腦的確已經陪伴了我很多年啦…..

 

我看了一看時鐘,原來時間已經不知不覺到十一點了。思晴明天就要跟同學一起去宿營,得要在睡前再次確認到底她到底有沒有帶齊所有的行李才行。於是我便離開電腦前,一邊小心地在不吵醒思晴的情況下進入房間,一邊將她的背包提到客廳檢查。

 

「….果然忘了拿相機啊。明明說過要拍些美麗的風景帶回來給我看,怎能夠這樣呢。」

 

小聲地自言自語後,我從電腦桌附帶的櫃子裡拿出了一台自己還是個中學生時,爸爸買回來後不久便沒有再使用的相機。這並不是因為他不喜歡這個相機,而是 即使想用也沒有那樣的時間--於是這台相機便漸漸被他遺忘了。

而我自己則是習慣用手機來拍照,所以也一次都沒有用過它;既然放著也是沒用,就把它交給思晴 吧。只但願她不要又迷迷糊糊地把東西弄丟了…..

正當我幫相機更換好電池,想要測試它是否仍然運作正常的時侯--開機後隨即映在其螢幕上的照片,讓我停下了動作。

 

「……..」

 

那是思晴五歲生日時, 我們四個人最後一次的合照。那時雖然工作還是跟現在一樣繁忙,媽媽和爸爸還是特地趕回家幫思晴慶祝;正好當時爸爸買了這台相機,於是便將當日的畫面拍了下 來留念--而這張合照就是其中之一。

 

然而自從那次之後,我們便很少聚在一起,在家裡發生火災後更是完全沒有這樣的機會;畢竟思晴和爸爸的關係直到目前都還 沒得到修復,爸爸也不好意思在這樣的思晴面前出現。

本來便已經顯得鬆散的家,在那之後更是變成接近支離破碎的狀態。即使住在同一屋簷下,卻完全沒有一個家的感覺。雖然不是故意的,但相信媽媽他們應該也在為此而感到自責吧….

 

想起之前端午節早上時媽媽那帶有歉意的笑容,一股悲傷的感覺也隨之而湧上心頭。不是這樣的,媽媽。我絕對沒有怪責你們的意思喔….正因為有你們,我跟思晴才能夠活在這個世界上,並且與小隊的大家成為同伴,與以亮前輩和伊蘭認識。這都是對我來說相當重要的事情。

 

所以…不管是你們還是基金會的人們也好,我都會好好保護,不讓幻獸傷害你們的。才不會讓它們否認這一切。

 

把相機電源關掉後,我將它放到思晴的背包裡頭,接著才搬回房間。不知道思晴看到這張相片的時侯,會有什麼感覺呢?希望這樣能夠讓她想起,其實爸爸和媽媽都是很愛護我們的….他們並不是她心中所想的那麼壞。

 

看著思晴那副安穩的睡臉,我一邊在心裡這樣祈禱著,一邊躺到自己的床上。在經過一整天的課業和巡邏後,全身其實早就已經被疲累感所包圍住;只是臨睡前 思考了許多事情,所以才決定先透過文字把那些想法都給記述下來,以確保自己絕對不會將其忘記掉。

也因為這樣,現在的睡意比起我剛回到家時來得還要濃烈-- 在鑽進被窩的懷裡之後不久,我便不知不覺中閉上了眼晴。

…晚安。

廣告
  1. 發表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