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PG-RP】沃普爾吉斯之夜過後

前言:
這篇是日隱的COC團--沃普爾吉斯之夜的RP,也算是接續前篇(Delta Green黑暗降臨前傳:立菲與安琪)的故事。雖然那篇從四月到現在都還沒完成,但我相信近期咱應該會把它搞定的--前提是我沒先被網絡概論考試給搞定。

前篇(黑暗降臨前傳):
http://revo-create.com/viewthread.php?tid=62167&extra=page%3D1%26amp%3Bfilter%3Dtype%26amp%3Btypeid%3D164

對本團有興趣的同學,可以參閱團帖:
http://revo-create.com/viewthread.php?tid=65608&highlight=

=====================================

  --真是有夠遜啊。

  即使是坐車回家的過程中,安琪每當回想起自己調查魔女盜墓事件時不斷犯錯的樣子,還是會想立即找個洞跳下去:例如若果自己在幻夢境的時侯能夠更謹慎地進行調查,同時注意一下發言,那就不會把當地的居民嚇跑;更不會惹得神官不高興了。

  錯誤的決定更讓團隊錯過了不少重要的線索--結果就是魔女成功復活,阿克漢鎮險些遭到毀滅,自己和同伴亦一道陷入險境當中。「這都是我的錯」--她是這樣認為的。就算沒有任何人怪責,安琪也沒法就這麼原諒作為隊長,卻如此失敗的自己。

  等她回過神來的時侯,自己已經站在家門前了。即使從窗內透出來的柔和光線仿佛陽光般溫暖著自己的心,還是沒法讓安琪拋開沮喪。

  「…..我回來了。」

  如果是平常的話,無論工作有多不如意,安琪都一定會為了不讓立菲擔心而帶著笑容踏進家門;唯獨這次實在連那樣做的心力也沒有。

  「汪!」「回來啦。」

  見自己的同居人終於自遠方歸來,立菲立即放下原本正在處理的工作,並走過去幫安琪拿起行李。至於他們兩人的愛犬贊德,則是撲到了安琪的腳邊,用腳掌的肉球磨蹭她的鞋子。

  「贊德乖,等我洗完澡回來再陪你玩吧。」

  安琪蹲下來摸了摸贊德的頭,接著便脫下鞋子往浴室的方向走去。不曉得是不是太專注於思緒當中的緣故,她甚至連洗澡前最應該帶進去的東西都給忘了--

  「嗯,行李就讓我來幫你整理,你先去放鬆一下吧…..呃,安琪,你打算就這麼進去洗澡嗎?連睡衣都還沒拿啊。」

  「…!?」

  聽到立菲這樣說,安琪才注意到自己手上空空如也。雖然可以拜託立菲之後拿給自己,但這樣不就代表對方最少會有一秒時間看到自己一絲不掛的樣子麼。光是想像,也已經足以讓她臉上浮現出紅暈了。為了掩飾這點,安琪頭也不回地連忙跑進房間,把衣物通通帶齊後才再次回到浴室去。

  「真是的….還是老樣子地迷糊啊。」

  看著同居人慌慌張張地離去的身影,立菲不禁如此感嘆。

  由於出遠門的只有安琪一人,所以收拾的工作沒多久便搞定了。接下來的時間立菲都在準備咖啡,好讓對方洗完澡後便能立即享用久違的家居滋味;然而即使他把這兩項事情都做完,安琪還是沒有從浴室出來。雖然平常也不算短,但立菲總覺得今天安琪洗澡似乎洗得特別久;就連贊德也等得睡著了。

  --果然有點異常啊。

  立菲有些擔心地望向手機--事實上在幾天前,她的妹妹才發了封電郵給他:雖然沒有告知詳細情況,但也有提到這次的事件處理得並不順利了。安琪之所以看起來如此低落,或多或少都肯定跟這件事有連系。立菲邊想著這些事情,邊將泡好的咖啡放到茶几上,然後坐在沙發等著對方回來。

  過了好一陣子,安琪才總算離開浴室;表情雖然沒有剛到家時那麼憂鬱,但還是散發出一股沉重的氣氛。從仍有些許水滴從頭髮上滑下來這點看來,她甚至連頭髮都沒擦乾便走出來了。換作是平常的她,才不會那麼隨便--畢竟這樣肯定會被立菲囉嗦,然後便沒得喝自己最愛的咖啡了。

  看到安琪這個樣子,就算是再遲鈍的立菲也知道她現在心情非常不佳,所以也不好意思說些什麼;只是默默地將裝著啡黑色液體的杯子遞給對方。

  接著--

  「……….」

  「……….」

  從安琪坐到立菲旁邊的那一刻起,室內便彷彿空氣被凍結了般鴉雀無聲。安琪臉無表情地啜飲著咖啡,而立菲則等到杯子即刻見底時,就拿起壺子幫忙補滿。

  「…這次好像不是那麼順利?」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立菲,而安琪亦很乾脆地點頭回應道:

  「嗯。雖然大家都能夠平安回來,但結論而言還是失敗了。」

  果然啊--立菲如此心想,然後便將咖啡杯還給對方。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要不要把情況說給我聽?」

  聽到立菲這樣說,安琪立即露出了猶疑的表情。這次的事件並沒有什麼值得保密的部份,再加上立菲自己本身也是Delta Green的一員,所以安琪大可以將所有事情告訴對方,而不需要擔心任何問題。但現今光是回想那幾天的事情便已經足以讓她心頭沉重了,如果還要開口描述的話,搞不好真的會當場放聲大哭。

  不過考慮到即使自己不說,對方還是有可能會去詢問自己的妹妹,亦只會讓他更擔心自己--還不如現在坦白,大不了之後躲進房間裡盡情哭泣便好。

  「說來話長…就先從剛到達阿克漢那邊開始談起吧。」

  點了點頭後,安琪開始將自己與同伴們的調查過程,包括幻夢境那時發生的事情都毫無保留地一一告訴立菲。每當提到自己犯錯的糗事時,安琪都會把視線自立菲身上移開,以免讓對方察覺到自己的表情。

  「雖然不是第一次失敗….但這次不只經常犯錯,而且還隊長失格了呢。」

  作為Delta Green的資深探員,安琪幾乎每次在遇上大事件時都會被委以隊長的職務。雖然熟悉法術和擁有豐富的神秘學知識也是原因之一,但正因為她總能夠在解決事件的同時帶領團隊平安歸來,所以無論是同事還是上層都對她有很高的評價。

  但也正因如此,累積在安琪身上的壓力變得愈來愈大,讓她的精神不勝負荷;能夠讓她放鬆下來的,就只有這個家--同居人立菲利斯和養子約修亞,早就已經成為了她的心靈支柱。然而如今約修亞因為曾被奈亞魯法特長時間附身的緣故,已經無法重拾過去的笑容,甚至連與人對話也辦不到。

  即使還活著,安琪心中的約修亞已經再也回不來了。

  失去了這個支撑,也就意味著好不容易維持至今的壓力平衡將會遭到破壞--沃普爾吉斯之夜事件很好地證明了這點:為了呼應大家對自己的期待,過份執著要完成任務,反而讓她犯下了許多不應犯的錯誤--進而導致現在的結果。

  也是她為什麼會如此低落的原因。

  「犯錯人人都會有的…重點是在那以後,該如何去彌補這次的情況。」

  聽完安琪的話後,立菲輕輕拍著她的背。然而安琪只是搖了搖頭,用帶有自嘲的笑容回應道:

  「除非再次去幻夢境,然後把魔女殺死…否則不可能把事件真正地解決。」

  這句話讓兩人再度陷入沉默當中。為了讓彼此之間的氣氛不再如此尷尬,立菲只好連忙轉移話題:

  「嗯…等等在讓我作一下健康檢查吧,我不是很放心妳的身體狀況。」

  他看著安琪在之前與食屍鬼博鬥時受傷的右手,露出了擔心的表情。

  「嗯?這個啊。」

  儘管如此,安琪卻一臉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樣子,輕鬆地說道:

  「不用擔心啦,最少在萊斯里小姐包紮後己經沒有什麼大礙了。」

  「喔,是萊斯里幫忙的嗎?那麼就不用太擔心了,不過還是得檢查一下。」

  「好啦。」

  知道自己一定說服不了愛操心的立菲,安琪只好乖乖地給對方檢查手臂。不過聽到是萊斯里負責傷口處理以後,立菲顯然安心許多。

  萊斯里.莉格露是立菲以前在醫院裡的同事,也是這次與安琪一起調查事件的同伴。據立菲的妹妹薇瓦露蒂所述,過去似乎曾經暗戀立菲的樣子。

  「說到這個,萊斯里跟薇瓦過的好嗎?聽起來這次的成員有一半都是我認識的。」

  「她們兩個嗎…過得很好,不過還真沒想到會遇到你的妹妹和朋友。而且還是前情敵…」

  安琪的最後一句說得非常小聲,所以並沒有傳進立菲的耳裡。不過大概就算聽到,他也不會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吧--畢竟他根本完全沒有察覺到萊斯里喜歡自己這件事。

  「如果情況還不錯就好了,薇瓦很難得會傳工作情況給我,我有點擔心她。」

  「雖然在之後她似乎向警署那邊請了長假,但除此之外應該都沒有什麼問題吧。」

  經立菲這樣一說,安琪的語氣也變得不太肯定。可能薇瓦也跟自己一樣,因為無法拯救到小鎮和受害者而受到打擊也說不定--但在事件過後兩人便沒有怎麼聊上話,所以安琪根本沒法確認事實是否如此。

  「嗯…可是這樣還真讓人放不下心呢。」

  「要不要發個電郵回去問一下?」

  安琪如此提議,而立菲也很乾脆地點頭同意了。

  「嗯,我會的,有必要的話我們就去探望一下她吧。……說起來,約修亞已經睡了……要稍微看看他的情況嗎?」

  「…也好。」

  安琪放下手中已經喝得差不多的咖啡杯,然後從沙發上站起來。雖然約修亞的精神已經不像當初被奈亞附身時那麼不安定,但偶爾還是會有因為作惡夢而驚醒的情況發生。為了照顧這樣的他,立菲和安琪現在通常都不會同床共枕,而是彼此輪流與約修亞一起睡;有時也會像這樣趁兩人都醒著的時侯共同觀察他的情況。

  於是立菲就這麼跟在安琪的身後,一起過去約修亞的房間。輕輕地推開木門後,穩定的呼吸聲便自裡頭傳來,像是告訴兩人「我睡得很安穩」這個訊息般毫無一絲紊亂。看到約修亞這個樣子,安琪放心似的鬆了口氣;但一想到他實際的情況,心痛的感覺還是浮上了胸口。

  「…看來睡得很安穩,我們出去吧。」

  從現時的狀況看來,今晚他作惡夢的機會應該不大--如此判斷後,立菲和安琪便回到客廳,重新坐到沙發上。見到安琪似乎還是很在意這次失敗的樣子,立菲邊微笑著邊摸她的頭:

  「這次你盡力了,不要太自責。」

  「我明白,不過…可以的話,我還是想做得更好。不想再讓像約修亞之前那樣的事發生,也不想再有同
伴在自己面前死去了。」

  「本來作為DeltaGreen的成員,作為隊長,這就是我的工作…不是嗎。」

  沒有任何事情比有人在自己眼前死去更加痛苦了--正因為多次體驗到失去最親的人的感受,安琪非常明白這點。為了不讓別人跟自己一樣,安琪才會如此拼命。

  「嗯……」

  立菲先是點點頭同意安琪的話,但隨後又收起了笑容,轉變為相當認真的表情:

  「但也別因此給自己施加上太多壓力,這樣你會累垮的。」

  面對這樣的同居人,安琪勉強地露出笑容,搖了搖頭。

  「不會的……應該。」

  這女孩還是老樣子地愛逞強……儘管心裡這樣想,但立菲並沒有把它吐出口,只是再次伸手摸了摸安琪的頭。

  「不管怎樣,今天早點休息吧。別又像之前一樣,為了工作而熬夜囉。那樣對身體可不好。」

  「嗯,正好我也有點睏了……」安琪打了個呵欠,接著便把裝飾用的眼鏡除下。

  「晚安,你也不要太晚睡了……唔。」

  在轉身往自已房間的方向走去前,她似乎還想對立菲說些什麼;但最後還是沒有開口,就這麼離去了。至於立菲則似乎沒有注意到安琪欲言又止的模樣,大概當成她太累了才會這樣吧。目送著同居人進房後,他才將剛才喝完的杯子跟咖啡壺拿去廚房清洗。

  ……儘管如此,其實他還是無法就這麼放下心來--畢竟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安琪如此情緒低落的樣子了。如果放著她不管的話,肯定會出問題吧。

  如此想著的立菲,他最後的決定是--

=====================================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安琪立即關上了門,然後整個人躺到久違的自家床上。雖然能感覺到睡意漂浮在頭上,但卻絲毫沒有下降的跡象;大概是因為她的腦海裡仍然充斥著那幾天的回憶吧。

  門外不時傳來清洗碗盤的聲音,但沒多久便停止了。接下來傳進安琪耳裡的,是立菲的敲門聲。

  「是我,今晚能一起睡嗎?」

  「當然。」

  儘管回應得很乾脆,但安琪的聲音聽起來卻比剛才還要有氣無力。在注意不發出聲音的情況下把門推開,立菲悄聲地進入房間內。

  「還在想之前的事情嗎?」把門關上的同時,他如此詢問著。

  面對這樣的疑問,安琪沒有否認,也沒有點頭,只是把半邊臉埋到枕頭當中。而立菲在把電燈熄滅後亦躺到床上,然後不忘老媽本色地隨口說著:

  「趴成那樣睡著的話很容易窒息的,要注意啊。」

  然後便習慣性的伸出左手讓她躺在上面。

  「…姆。」

  被對方這樣一念,安琪也立即像是真正的小孩般乖乖地恢復到正躺的狀態。

  「好啦,如果真的睡不著就把想的事情說給我聽吧。」

  事實上安琪在想的,就是剛才她剛才欲言又止,沒有勇氣吐出口的想法--當然,現在的立菲並不清楚這件事。不過安琪似乎認為對方早就已經發現了,所以便決定放棄隱瞞。

  「…只是偶爾真的會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適合這份工作呢。也許真的太容易感情用事了……」

  在放任自己感情的情況下工作,絕對是警察--特別是Delta Green小組成員的大忌,安琪的上司虎克亦曾經訓示過她這點。但嘴上容易做時難,對於感性的安琪來說這不是輕易便能戒除的習慣。

  「傻孩子,你當初選擇這份工作是為了什麼呢?」

  立菲伸出右手,輕輕地彈了一下安琪的額頭。

  對於這個問題,安琪沒多想便給出了答案:

  「從邪惡的手上保護市民,讓他們不會為此所苦。」

  儘管乍聽下像是只有英雄漫畫裡主角才會說的台詞,但此刻的安琪是非常認真的;不然她當初也不會放棄大學教授這份工作,轉投充滿著黑暗和危險的警察界。

  然而立菲在聽到這個答案後似乎還不滿意,繼續朝安琪投出疑問:

  「那麼,除了這份工作以外,還有什麼工作能夠保護市民的?」

  這次安琪總算被考倒了,並因此一時陷入語塞的狀態。雖然醫生也是性質相近的職業,但它們的工作是拯救而非保護,因此並不符合立菲提出的條件;而保安所負責的範圍也太窄,稱不上是保護市民。那麼難道是律師嗎?不,視乎情況,律師也可能會被逼為惡人辨護。不管怎樣想,還是只有警察能夠擔當守護城市的角色。

  安琪朝立菲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對此沒有頭緒。見此,立菲先是再次彈了一下安她的額頭(這次比較大力一些),然後才再次開口:

  「這是我的看法啦:情緒這種東西是可以被磨練掉的,但是信念除非遇到什麼重大遭遇才有可能改變。」

  「為了實現你的理想和信念,我認為只有這份工作才是最適合你去做的。」

  「嗚。」這次安琪總算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就算做得不好也是嗎?」

  「是,就算做得不好也是,而且若你離開這份工作的話,你就永遠也沒有機會去彌補。」

  「的確……」

  這時安琪才想到,要是自己就這麼放棄Delta Green的工作,說不定會就此不再接觸這類型的事件,更別說插手解決了吧。這樣根本只是逃避問題,並任由自己所犯下的錯誤無限擴大,簡直差勁頂透。這不就讓自己成為了自己最討厭的那種人了嗎--為了一時的快樂,放棄或者逃避本來應付的責任。

  --居然到現在才注意到這點……

  在心裡嘆了口氣後,安琪的臉上再次浮現出自嘲的笑容。不過相比起之前,現在的她看起來有精神多了。

  「那我也只好繼續努力看看了。誰叫我就是沒法丟下其他不幸的人的笨蛋呢。而且正如你所說,我得要努力去補救自己的錯誤才行。」

  「安琪就是這點吸引我呢。」

  立菲輕輕吻了一下剛剛安琪額頭被彈的位置。

  「好了,時候不早了,也別煩惱太多啦。」

  「嗯。謝謝你,立菲。」

  「不要緊,你身後還有我,有什麼問題就找我聊聊吧。」

  微微打了個呵欠後,立菲習慣性地又摸了摸安琪的頭,並給了個笑容。

  被立菲如此連續「攻擊」,安琪感覺到自己全身發熱,害羞得不得了--可是又不想讓對方察覺到這點,只好用棉被擋住了泛紅得像蘋果般的臉。

  「知道了啦。我不會再把事情悶在心裡了。畢竟家裡可是有個專業的家庭醫生在嘛。」

  雖然對方看不到,但她還是微微地嘟起了嘴巴;就好像跟哥哥賭氣的小妹妹一樣。不過立菲並沒有回應這句話,只是輕輕的把右手放在安琪身上,抱住了她。不久後,房間裡餘下的就只有他平穩的呼吸聲。大概是睡著了吧?

  而安琪也沒有要反抗的樣子,就這麼乖乖地讓他抱著;這次,總算換她來摸別人的頭了。

  「真是的,結果根本比我還累嘛。」

  看立菲在自己回家時還在處理工作的樣子,相信今日一整天都沒有好好休息過吧。安琪如此相信,然後用沒有受傷的那只手回抱對方。像這樣彼此共擁而睡,對兩人來說算是相當新鮮的經驗。然而現在安琪根本不在意這種事情,只想儘可能地感受對方所帶來的溫暖。

  --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安琪邊懷抱著這個想法,一邊閉上眼睛。大概是因為得到立菲的開導和支持,她覺得自己的心情放鬆多了。也因為如此,在那之後她也很快就進入夢鄉當中(當然,不是幻夢境)。至於她到底作了什麼夢,那就只有本人才曉得了。

  ……………………….

  在確認懷中的呼吸聲趨向平穩後,立菲偷偷睜開眼睛。悄悄地探頭一看後,他發現安琪的睡臉上,久違地出現了笑容。

  「結果只是回抱一下嗎…不過以安琪來說是很大的進步吧。」

  伴隨著細小的呢喃聲,立菲微微地苦笑了一下,之後便再次閉上雙眼。

  支持著安琪一路走來的,絕非僅有責任和信念--立菲的支持,才是真正最重要的。只要一天有他在,安琪都不會輕易言敗;無論面對著多大的困難也是。因為他是自己除了約修亞外,最為珍愛,最為重視的人--就算是如奈亞魯法特般強大的神祗,都絕對不能夠從安琪手上奪走他。

  ……嘛,不管怎樣也好,現在就先讓她好好休息吧。

廣告

  1. 發表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