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日常

部落格搬家

因為種種原因,所以又要搬家了。
新部落格地址:blog.zuikaku.me/
雖然Wordpress其實也不錯用,不過比較起來我還是喜歡Drupal多點--再加上這邊始終都是免費空間,還是讓人感覺不太靠譜。
總之各位…我們在新的部落格見面吧。

發表留言

方向

我不是在自誇,而是我真的跟身邊許多仍然摸索中的同學不一樣,我很清楚自己想走什麼路,又應該走什麼路。

「沒有什麼好迷茫的」,我總是這樣告訴自己,好讓自己不會停下腳步來。這本來沒有什麼問題,但最近真的感到累了。如果能單純地像一個普通學生般生活,那樣到底有多好?不用為成績擔心,只要想辦法畢業就好。

然而我不能。為了自己的理想和夢想,我不能如此懶散,不然就會失去它們;最少我是這樣相信的。也許就是這樣的想法,為我自己帶來壓力吧。

不過我不會後悔。因為這是我自己選擇的方向和道路,所以我一定要為此負上責任。…..無論如何都會。

所以,加油吧。

發表留言

【PW-AW RP】26/5/2012-戰鬥過後

作者前言:
這是楚月的Phantom Waver – AW團的RP,同時也是我頭一次填完坑的RP。(痛哭)
雖然目前與紅羽螢這名角色共處時間還不長,但不知為何她與我的契合度在某種程度上比已經用了很久的安琪還要高(後者本來都已經夠高了),結果便在不知不覺間寫出了這麼大篇的RP來。

若果要知道更多Phantom Waver – AW團的資料,歡迎參閱我們的協作平台:
https://sites.google.com/site/phantomwaveraw/

================================================================

  「歡迎回來,姐姐!」

  才剛踏入家門,思晴立即前來迎接,並撲到了我的身上。雖然剛才的戰鬥讓我感到非常疲倦,但一看到妹妹的笑容,那種感覺便會在不知不知覺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熱水已經放好了喔,姐姐你只要放下行李便可以立即進去洗了。」

  「哦,好的,謝謝。真難得思晴你會主動幫忙做家務呢。」  

  「呃嘿嘿….」

  對我的稱讚,思晴只是有點害羞地笑而不語,臉蛋則紅得像是剛熟透的蘋果一樣。伸手摸了摸她的頭後,我脫下了鞋子,開始朝房屋裡頭前進。

  從客廳的電視沒有亮著,書桌也只有一堆沒打開的作業這兩點看來,她今天應該也去了朋友家裡玩了吧--原來如此,難怪平常什麼家務都不肯做的思晴會這麼主動了; 九成是因為怕我會責備她,所以才想辦法取悅我吧。

  我在內心輕輕地嘆了口氣。真是拿這個妹妹沒辦法啊。雖然我沒有打算戳破,但還是得去提醒一下她才行。
 
  「對了,你的都作業寫完了嗎?不要待到周一早上才找我幫你寫喔。」
  
  「還….還差一點!放心吧,我這次會好好寫的了!」
  
  「那樣就好。」
 

  我滿意地點了點頭後,便再次前去收拾衣服,準備進浴室洗澡。過去曾經發生過許多次妹妹偷偷地收起作業,到第二天才裝作臨時想起,然後將絕大部份都推給 我寫的事情--幸好小學二年級的課程跟以前相比並沒有太大的變化,我通常都可以憑記憶便輕鬆地將它們完成。如果不這樣做的話,思晴的學生手帳上鐵定會有許 多紅字。我也知道自己不應該這麼寵她,所以才會努力地糾正她這個習慣。

  ….是說回來,我已經不知不覺在這個家裡變成跟媽媽一樣的存在了呢。因為爸爸跟媽媽每次都得出去工作,所以差不多天天都會忙到深夜才回來,所以照 顧思晴的責任便全部都落在我的身上;而我跟思晴能跟他們有所交流的時間,就只有少部份公眾假期或者因病請假的時侯。如果他們不是每天都留下一點零用錢和日 用品在家中的話,恐怕兩人在我們腦海中的記憶便會變得更淡了吧。
 

  而對於思晴來說,爸爸更是個具厭惡性的存在。其原因是過去爸爸曾經因為在床上吸煙而導致家裡發生了一場小火災,除了讓她心愛的毛娃娃都燒得一乾二淨 外,更差點讓我們三人一同喪生火海中;幸好當時消防員及時趕到將大家救出,才總算沒有變成悲劇。儘管如此,當時因為正在工作而逃過火災的媽媽因為這件事而 跟爸爸吵了整天整夜,而我跟思晴則是由於吸入濃煙不適和輕度燒傷而被送入醫院;自此以後她便對火產生了恐懼,即使只是打火機的微弱火光也會嚇得哭出來,我 得要持續安撫她才能夠冷靜下來。

  
  當她知道了這場讓自己留下了心理陰影之餘,還將心愛事物都奪走的火災是因爸爸所導致之後,便打從心裡極度討厭爸爸;以前兩人在家時還會稍微地聊一至兩句,現在則即使爸爸主動跟她說話也不會有反應,就像是當作對方根本不存在這個家中一樣。

 
  雖然我也認為爸爸那時確實做得不對,但畢竟對方既是自己的家人,也養育了自己跟妹妹十多年;所以我並沒有因此而憎惡爸爸,同時亦感恩這場火災沒有將他和媽媽都帶走。相信總有一天,思晴也能夠明白他們兩人的苦楚吧--

  「….啊!」 

  一直顧著回憶過去,結果我忘了穿回拖鞋便直接赤腳走進浴室裡面--濕滑的地板讓腳掌一時失去磨擦力,讓我整個人向後摔倒在地上,同時發出了巨大的聲 響。冰冷的感覺和因撞擊而產生的劇痛藉由皮膚和骨頭傳到大腦神經中,讓我一時站不起來;幸好後腦落下的地方並沒有放置任何的硬物,不然便慘了--那樣肯定 會重傷吧。注意到浴室似乎出現異狀,思晴便放下課業並立即趕來: 

  「姐姐!?」

  --啊啊,被看到醜態了。
 
  發現我摔在浴室門口的蠢樣後,思晴先是愣了一下,接著才指著我放聲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對不起,姐姐,我剛剛忘記跟你說我放熱水放得太過頭,結果整個浴室都變得濕淋淋了!雖然說是這樣,但姐姐這個樣子真的很有趣呢!我要拿手機把它拍下來!」
  

  「…..別顧著拍照和笑了,快點把我扶起來啦。要不然我明天我就不弄晚飯給你吃囉?」
  

  一聽到我這樣說,思晴臉上的笑容便立即消失,轉變為夾雜著害怕和困擾的神情;之後便不情願地伸出嬌小的雙手,讓我可以借力爬回起來。果然要應付這孩子,還是得要用這招才行啊--雖然事實上我也不會殘忍到真的做出這種事情就是。
 

  待痛楚和思晴兩者都各自離去後,我便脫下身上因為今天的戰鬥而沾了不少汗水的全黑連身裙,讓自己的身體泡到了即使已經過了十分鐘,卻意外地仍然散發著 白矇矇的蒸氣的熱水裡頭。因為思晴放的水實在太多了,因此當我一進入水中的時侯,水平線的高度便立即超出浴缸的滿岸流量,通通流到外頭去;結果浴室的情況 就這樣變得更加惡化了。

  
  「早知道剛剛就叫思晴順便拿拖鞋過來給我了….」

  
  然而思晴的腳步聲早就已經消失,餘下來的就只有洗澡水拍打浴缸的微弱聲響。看著這個空無一人的浴室,一股難以言喻的寂莫感突然湧上了心頭,為了讓這種 感覺能夠稍微地得到減少,我讓自己的頭暫時泡到水下,過了幾秒後再降回上來。然而即使讓熱水在頭髮上蒸發,也無助於改善現狀。

  為什麼會這樣呢?明明無論在學校還是基金會裡,我也從來都不缺人陪伴;就算爸爸和媽媽經常不在家中,思晴也會一直在自己的身邊。客觀來說,我應該是個 跟「寂莫」這個詞語無緣的人啊。然而現時在胸口裡翻滾著的,卻是真實無比的感覺。為了找出原因,我嘗試閉上眼晴,開始搜索起堆積在大腦深處的記憶群。

  
  浮現在漆黑當中的,身邊所有親友和同伴的臉孔。他們每人都無一不帶著溫柔的笑容看著自己,就像是春天的太陽一樣暖和;然而這些溫度卻只能夠接觸到自己的皮膚,無法透到內心的深處;也許就是這股溫度的反差,讓我感到寂莫吧。
 

  打從自己出生以來,我都從來沒有真正地與人交心過;即使是妹妹思晴,我也未試過吐露自己真正的心聲。即使覺得難過,也只會自己一個人躲在棉被裡哭泣, 直至感到疲倦而睡著為止;因為我不想因為與人分擔痛苦,而使對方變得跟自己一樣。我寧可讓自己受傷,也不想讓身邊的人受傷。所以就算與其他人再要好,彼此 之間的心靈世界始終還是有如天地般遙遠。說到底--其實我一直都是獨自一人的。

  不,其實以往曾經出現過讓我希望向對方吐出所有心事的人--那便是教導我成為能夠獨當一面的幻靈行者,基金會的皇牌駕駛員--白以亮前輩。雖然他很少 根筋,又像個大小孩般貪玩得不得了,但卻是不可思議地少數能讓我想去依靠對方的人。然而我們之間除了年紀上相差很遠外,對方也早就擁有可以訂下永恆之約的 人了,所以我根本不可能跟他走得太過接近。
  

  再者…他現在也整個人已經消失在不可觀測領域當中,我們可能…不,永遠都無法再次相見。
  

  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戰鬥呢?即使過去曾下定決心,要為了守護這個自己的生活的地方,為身邊的人而與幻獸作戰,但有時侯我還是會想--這是否真的就是自 己的心聲?說不定我只不過是想要擁有一個安身之所罷了。然而這個可以讓自己舒服地寄宿在其中,不需要再勉強自己繼續堅強下去的地方,到底在哪裡呢? 

  我想得到答案--誰能夠告訴我?
  

  當我再次張開眼晴的時侯,映入視網膜當中的仍然是空無一人的室內空間。本來溫暖的洗澡水早就已經變冷,失去了原有的舒適感。理所當然地,無論是這個家還是學校,都沒有任何人可以對此給予解答。偉恩文教基金會又是否能夠辦到這一點? 

  我並不知道。然而只要在這裡繼續待下去的話,便能夠明白些什麼事情也說不定--直覺是這樣告訴我的。
  

  泡澡完畢走出浴室,便發現客廳的燈光已經熄滅,而思晴跟我的房間裡也沒有透出任何的亮光。看來她已經去睡覺了--我一邊這樣想著,一邊走到書桌附近拿 起仍然散落在其上的作業薄來翻閱。雖然裡面完整地寫著答案,但當中卻有許多都明顯地是有錯誤的;正確率可以說是慘不忍睹。要是把這本東西拿到學校,鐵定會 被老師拒收吧?

  這時我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思晴為了遵守自己的規定,而努力不懈地把作業通通寫完的情景。這個孩子雖然很任性,但只要與別人約定好,便絕對不會違約。這大概就是她最大的優點了吧?

  我再次在內心中嘆了口氣,接著從放置在沙發上的書包裡拿出了筆袋。

   「…真是的,這可是最後一次了啊。」

  看來明天有大半的時間都要拿來補眠了。

發表留言

測試利用手機發文

最近因為考試而沒時間更新BLOG,抱歉。

1 則迴響

[不看條文的] 臺灣高層 愛戀 [侵權更甚於 SOPA 與 ACTA 的] TPP?

原文網址:http://ckhung0.blogspot.com/2012/02/sopa-acta-tpp.html

[不看條文的] 臺灣高層 愛戀 [侵權更甚於 SOPA 與 ACTA 的] TPP?

[不看條文的] 臺灣高層 愛戀 [侵權更甚於 SOPA 與 ACTA 的] TPP? 美國正在與環太平洋各國談判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跨太平洋經濟戰略夥伴協定); 臺灣的政府和一些主流媒體似乎一心期待加入 TPP、 得到 TPP 的關愛; 但卻沒有人真的把條文拿出來分析, 彷彿只要是美國老大哥開出來的條件, 讀都不必讀, 就可以確定是臺灣的救命仙丹一樣。 沒錯, TPP 跟 ACTA 一樣, 是一份黑箱密約, 所以無法從正常管道拿到條文; 但正因為它的不透明, 我們更應該提高警覺性, 不是嗎? 從洩漏出來的文件當中可以看到許多侵犯人權及國家主權的可怖條文。 如果前一陣子的 SOPA 是一個只取不予的男友 (太客氣的比喻了), 那麼 ACTA 便是家暴老公, 而 TPP 則是僵屍; 但臺灣高層與一些媒體卻對它充滿期待與憧憬? 法律實在不是貴哥的強項; 不過看到這荒謬的景象, 還是忍不住要跳出來當一面照妖鏡, 提醒大眾不要被愚弄。

要了解 TPP 有多邪惡, 先從大家比較熟悉的 SOPA 談起。 公民組織 CTD (民主與科技中心) 的 兩頁摘要 我再將它濃縮摘譯條列:

  1. 一旦發生疑似盜版事件, 雲端廠商/網路平臺之類的第三方都必須為盜版內容負責。 也就是說, 以後 ISP、 臉書、 dropbox、 youtube、 flickr (請想像無名相簿)、 搜尋引擎、 維基百科、 paypal、 … 都被迫必須扮演盜版警察, 自行審查用戶上傳的內容是否 「疑似」 盜版。
  2. 何謂 「疑似」? 只要著作權人提出指控, 雲端廠商/網路平臺就必須先撤下 「疑似」 盜版的內容。 在過去, google 之類的雲端廠商/網路平臺曾經替用戶及客戶的權益挺身而出, 要求指控者必須拿到法院的命令才會配合撤下資料; 但 SOPA 說: 未來如果雲端廠商/網路平臺保護用戶, 那麼著作權人可以回過頭來控告雲端廠商/網路平臺。
  3. 一旦發生疑似盜版事件, DNS 對照表 (就是讓你可以方便地打 “www.hinet.net" 而不是難記的 “202.39.224.7″ 的那個對照表) 將受到管制, 必須移除疑似盜版網站的資料。
  4. 不只是盜版事件受到管制, 仿冒品網站也比照辦理。
  5. 不只是仿冒品網站受到管制, 還有 (被污名為仿冒的) 山寨品網站 也比照辦理。
  6. 利用不同國家的藥品價差合法經營的網路藥品商也將被歸類為非法, 造成 藥品價格提高。

難怪 網頁之父 Tim-Berners Lee 維基百科 世界各國部落客、 … 都站出來抗議。 只要你有在使用任何雲端/網路服務, 都應該站出來抗議。 如果你以為自己是一個守法的公民、 以為自己永遠不會跟盜版/仿冒/山寨扯上任何關係, 那是因為你不了解利益團體如何扭曲擴張解釋這些詞彙。 那是因為你不了解 SOPA 是一個連坐法, 即使是最純潔的乖寶寶也會被莫名奇妙的關站警告給牽連。 而利益團體 MPAA — SOPA 主要推手之一 — 的 “坦率" 回應卻更令人傻眼: Chris Dodd: 「我的錢都已經付給國會議員了, 為什麼不通過我要的法案?」 眾人上白宮網站連署, 要求調查 Chris Dodd 公開行賄; 白宮拒絕評論

波蘭政府強渡關山, 配合美國壓力簽署黑箱密約 ACTA, 國會小黨戴上 anonymous 面具抗議 其次是 ACTA: 由美國主導, 限定加、墨、日、韓、新加坡、紐、澳、歐盟、瑞士、摩洛哥等等國家參與。 請注意: 中國、 巴西、 印度等等新興經濟大國都沒受到邀請。 臺灣當然就更不可能直接參與 ACTA; 也因此我很少談 ACTA。 簡單地說, 這是全球高級會員國裡面的高級利益團體俱樂部密謀控制全球 (不只) 經濟 (還有生活各面向) 的另一個黑箱密約。 加拿大法學教授 Michael Geist 長期關心這個議題。 經過許多抗議及維基解密的爆料, 美國終於勉強公告一份摘要。 請見 法律事務所的白話摘要。 ACTA 除了把 「翻譯檔案格式? 有罪!」 的 DRM 進一步提升到 「任何實體商品膽敢與我相容/競爭? 有罪!」 的 PRM (PRM 也是智財洗腦教育要污名化山寨產品的原因) 另外還包含國界搜身/搜電腦、 種子專利、 … 以及 SOPA 大部分的內容。 容我用一個富比士雜誌的連結偷懶: 「如果你覺得 SOPA 已經夠糟了, 那麼等到你看到 ACTA 就知道天外有天。」 難怪 波蘭國會小黨要戴上 anonymous 面具抗議; 難怪 斯洛維尼亞大使要對 「她自己在日本粗心簽字」 的行為公開道歉; 難怪 公民抗議 ACTA 的行動在歐洲如野火般竄燒, 2/11 日即將大爆發。

再來是 TPP。 顧名思義, 參與 TPP 協商的, 包含環太平洋的國家: 美國、 秘魯、 智利、 星、 馬、 越、 汶萊、 紐、 澳。 再一次地, 這又是黑箱密約; 再一次地, 秘密文件又被攤在陽光下; 再一次地, 這些條款又是從智財觀點出發、 以侵犯人權及國家主權收場。 EFF 有一份白話摘要; 公民網站 「資訊正義」 (infojustice) 貼出 昆士蘭大學教授 Kimberlee Weatherall 的分析TPP 除了包含類似 ACTA 的大部分邪惡條款之外, 還加上:

  1. 快取 (Cache) 限制 (對! 上網就有可能犯法, 因為你的電腦裡面存放著頁面的快取備份!)
  2. 大幅延長著作權年限。
  3. 禁止商品平行輸入。
  4. 更強的 TPM (technological protection measures, 也就是上述連結 Ed Felten 所說的 PRM) 幾個淺顯易懂的例子: 非原廠墨水通通犯法、 不同廠牌手機 (透過強勢綁約及刻意製造且不准迴避的不相容) 終將只剩下一家合法手機廠商。
  5. 法院判定之前, 預設專利及商標有效。 (儘管美國專利品質為人垢病已久)
  6. 法院判定之前, 控方即可索求 「疑似侵權者」 的個人隱私資料或公司商業機密。
  7. 海關即可 (而不必透過法官) 判定是否侵權。
  8. 工具生產者入罪 (為了 「相容封閉格式或協定」 所創作的自由軟體, 極有可能被認為觸法)

Weatherall 並指出: 先前在 ACTA 當中至少還稍微穿插了一些條款, 讓被控侵權的一方有一點抗辯的空間; 但在 TPP 當中許多這類 「煞車條款」 都不見了。 例如:

  1. 保護被控方隱私及商業機密的條款
  2. 稍微尊重簽約國國內既有法律的條款
  3. 比例原則 (小罪勿大罰)、 補償方式 (萬一誤判侵權怎麼辦?)、 …
  4. 相關官員若未能完全抓出侵權案例, 並不表示這些官員也必須一起被究責

美國大學華盛頓法學院/耶魯大學/西北大學也有四位教授 共同撰寫一篇分析。 以下是摘譯:

目前國際上既有的智財架構兼顧兩面: 一方面要給予作品及科技物所有權人一點壟斷權, 另一方面又要保障大眾、 競爭對手、 創新者的權利。 美國的提案一旦通, 這種兼顧兩面的平衡將會被打破。 1994 年 WTO 所通過的 TRIPS 條款儘管不如人意, 至少還試著做到雙面平衡; 但 TPP 比 TRIPS 糟糕太多了。 ACTA 以及美韓之間的 FTO 都採取黑箱作業, 也都因為採取 (智財) 極端標準 (maximalist standards) 而引發許多爭議; TPP 以此二者為基礎, 甚至經常有過之而無不及。 目前已有報告拿越、 馬、 澳、 秘各國既有的法律來跟 TPP 對照比較, 沒有一個國家的法律跟 TPP 相容; 即便是美國自己的法律也與 TPP 不相容。 發表於 2007 年美國府會協議的聲明裡, 對於開發中國家尚且給予醫藥智財的彈性空間; 但 TPP 棄之不顧, 顯示美國國際關係更強勢地前進了一步。

由美國所策畫的這部條約對開發中國家極為不利 — 他國壟斷市場的廠商具有絕對的定價權 (exclusionary pricing) 將對這些國家產生重大影響。 對照 [納入 「開發中國家考量」 (development agenda)、 透明開放過程辯論出來] 的其他多邊協議, 這份協訂更突顯了美國最近在國際上推動的智財極端主義。 前者試圖在異中求同, 強調 「保護與執法 (在各國) 應有差異與彈性」, 只定出一個全球通用的最低標準, 並且關注允許例外, 例如視障者、 圖書館、 教育使用等等彈性使用, 並且試圖提升科技與藥物的使用率。 (但後者則不然。)

回頭看看我們的主流媒體對於 TPP 的報導。 搜尋 「tpp」, 只有 Nownews 這篇 「TPP美中態度各異 台灣成角力場關鍵棋子?」 比較審慎保守地把 TPP 看成是美中政治角力; 其他多數報導都幾乎毫不質疑地把 TPP 看成是一個獎盃:

  1. 自由時報: TPP 框架成形 邁向全球最大自貿區
  2. 自由電子報: 加入TPP?我得看中國臉色
  3. 軍事新聞網/青年日報: 學者專家盼政府掌握契機 做好加入TPP準備
  4. 聯合新聞網: 薄瑞光:台灣加入TPP 不一定要等十年
  5. 中央社: 總統:目標十年內加入TPP

最不可思議的是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所刊出的空中大學謝明瑞教授 「黃金十年與 TPP」 一文, 對於 TPP 的正面效用吹捧有加; 對於其傷害卻輕描淡寫。 我很好奇 (1) 這些新聞背後是否有一個共同的來源? (2) 謝教授以及其他提供意見給馬總統的學者專家到底有沒有看過 TPP 外洩的稿件, 或像不專業的貴哥一樣至少看過分析外洩稿件的文章? 不論答案是肯定或否定的, 都指向一件事: 美國利益團體認為臺灣人很好騙, 只要透過政府/學者/媒體喊一些拼經濟的口號, 就算實際上對臺灣的經濟有傷害也沒關係, 因為許多臺灣人不必分析 (甚至不必看) 條文, 光聽到拼經濟的相關口號就會覺得心裡酥酥癢癢的非常愉快, 就算只是想像 「不必等十年就可以躺在 TPP 的懷抱裡」 也很銷魂。 難怪美國在處理 ACTA 和 TPP 時, 會採用兩種不同標準的差異手法。 國家好騙的等級不同。 關於 TPP, 我突然覺得自己對於主流媒體、 政府高層及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的信心, 不如我對道士的信心。 不管道士做法驅趕 TPP 的邪氣有多大的效果, 至少美國利益團體的黑手可能還沒有滲透進道士這一行, 至少道士服務的對像會是付錢的國人, 而不是美國的利益團體。

* * * * *

手邊沒電腦; 口頭推薦本文嗎? 可以請您的朋友搜尋 「TPP 更甚於 SOPA」 或 「TPP 侵權」。

發表留言

iPhone 和 iPad 的生產線上, 美麗新世界的價值觀正在萌芽

原文地址:http://ckhung0.blogspot.com/2012/01/apple-brave-new-world.html

過年期間我讀了一篇報告、 紐約時報一則報導、 和兩本書:

  1. Mr. Daisey and the Apple Factory
  2. iPhone 苦悶台灣
  3. iPad 內建的中國血汗成本
  4. 美麗新世界

另外也正好看到一些富士康相關新聞。 感想和材料多到可以 kuso 出一篇中篇小說。 可惜我的寫作能量不足, 最後只好簡單地節錄一些段落, 做一個簡短的結論; 其他就請讀者們自己體會了。

一、 郭台銘和主流媒體的煩惱

以下段落節錄自這幾則新聞及郭語錄:

  1. 郭台銘「動物園管理學」,抓得住九○後的心?
  2. 郭台銘:馬應學小鄧「摸石頭過河」,
  3. 郭台銘:政治要為經濟服務
  4. 郭語錄
  5. 郭語錄

郭台銘: 「鴻海全球有百萬大軍,人也是動物,要管理一百萬動物,頭痛得要死。」
郭台銘不僅向動物園學管理,甚至力邀金園長來當董事長。
此話一出,台下的十二位事業群總經理,心有戚戚焉地大笑出來。
但對郭台銘來講,這可不是玩笑話,而是這位全台首富心中的最大經營困境。

這一群上百萬的九○後年輕員工, 不再是昔日七○後的大陸人 — (七○後) 為了幫家裡解決生計, 寧可窩在生產線上, 重複做著乏味的組裝工作。

同時, 台灣的年輕人, 尤其是高學歷的人才, 更不見得願意加入辛苦的製造業; 轉而大量投入服務業, 寧可開咖啡館與網路創業。 這都讓郭台銘與許多企業主非常憂心。

郭台銘: 「政治要替經濟服務。」

郭台銘: 「總統在選舉時要像個政治家;選完後要像企業家,關注的是政府如何更有效率。」

郭台銘: 「真正的英雄, 是戰死在沙場上的人, 而不是來領勳章的人。」

郭台銘: 「一是品德, 二是責任心, 三是要有工作意願; 至於太聰明的人, 則婉拒。」

郭台銘: 「民主, 是最沒有效率的辦事方式。」

二、 蘋果迷 Mike Daisey 自找的當頭棒喝

美國知名創作家 Mike Daisey 本來是一位超級蘋果迷; 但是在他混入深圳的蘋果生產線參觀之後, 感受到擊大的衝擊。 「我喜歡這一切 (拆解 Mac Book Pro 及其他電子產品作為休閒活動); 但也同時逐漸理解這些技術物的複雜度, 以及這些技術的生產過程。 正是因為如此, 我對這些技術 — 特別是對蘋果電腦 — 失去信心、 無法再像過去一樣純粹以一種抽象的角度去欣賞這些產品。」 (出處) (1:54) 他在廣播網站 This American Life 的節目上 獨角演講並接受訪問 (內含聲音檔及文字檔 (transcript) 連結); 網友將第一部分翻成中文。 另外, 也請影片搜尋 “daisey apple"。

在所有的科技物當中, 我最喜歡蘋果的產品; 我是蘋果迷。

我從來不曾質疑這個宗教。 如果沒看到那些照片的話, 我絕不會如此深層地去探索自己的信仰系統, 因為這信仰讓我超級快樂。

我開始思考。 對任何宗教來說, 當信眾開始思考, 問題就大了。

跟我談話的每一位員工每天的工時至少都有 12 小時; 經常都比那更長, 14、 15 小時也並不稀奇。

宿舍是水泥方塊。 3.6 公尺乘 3.6 公尺的空間中, 擠下 15 張床。 … 房間裡有監視攝影機; 走道上有監視攝影機; 到處都有監視攝影機。 「當然應該有!」 當我們想像反烏托邦的未來, 當企業凌駕一切法規 (註: 例如隱私法規) 也凌駕我們的時候, 這一切都是正常的。 但你不需要想像銀翼殺手 (blade runner) 或 1984 之類的科幻影片。 在深圳, 今天已經是如此。

在一個 「膽敢組工會就抓起來關」 的國家, 竟然還敢策動罷工? 究竟是什麼樣的力量把這些人逼上這條路?

當他們 (因為職業傷害而遭) 報廢時, 當他們不再有生產力時… 你知道我們怎麼對待生產線上一部機器裡損毀的一個小零件 — 我們就把它丟掉。

三、 中國記者曾航的觀察

iPhone 苦悶台灣 一書作者曾航親自深入 iPhone 生產線的許多角落, 以記者的客觀觀察及工廠老闆員工的訪談記錄, 側寫了蘋果電腦及其供應鏈廠商所面臨的挑戰及解決問題的方法與文化。 他並不是反蘋果人士; 但我是 🙂 所以我所摘列的部分並不能完整呈現出這本書的主軸。

在蘋果內部, 甚至有一個類似 「蓋世太保」 的組織, 官方名稱叫作 「全球忠誠團隊」 (Worldwide Loyalty Team)。 在蘋果員工眼中, 他們就像是一群間諜, 專門監視蘋果各大總部和店面的一景一況, 並直接向賈伯斯和財務長奧本海默彙報情況。

蘋果對於供應鏈的插手非常深入, 往往從最上游的材料、 到中游零組件、 再到最下游組裝的採購, 統統一手包辦, 然後要供應鏈上的各家廠商, 向指定的上游零組件廠商進貨, 進貨數量多少、 批次全部由蘋果指定。

以富士康為代表的台資供應商, 就是蘋果最喜歡的類型: 嚴守客戶機密、 行事神秘、 工作效率高、 而且高度服從客戶意志。

(關於 「勝華 正己烷」 事件) 蘇州工廠的中毒工人郭瑞強告訴我, 這家工廠裡一點小的技術流程改進, 都必須徵求蘋果的同意。 他舉例說, 為了確保機台的無塵效果, 最初勝華科技用巨大的塑膠窗簾將機台整個包裹起來, 五、 六個工作人員在裡面工作, 導致工人感覺很悶。 後來經過蘋果同意, 才將這些窗簾按照比例捲起來一點。 「(關於每天站立工作十小時)… 每個季度蘋果都會派人到廠裡來稽核, 所以我認為使用了什麼溶劑, 蘋果肯定是知道的。」

這位供應商稱: 勝華科技 「正己烷事件」 是為了達成蘋果極端的出貨標準要求, 而以員工健康為代價, 並以廠長撤職收尾。 蘋果為此報以更多的訂單, 勝華科技當時的股價便因為接了大單而飆漲。

在生產線上, 人人都是一顆面目模糊的螺絲釘。

(關於十五連跳) 富士康替蘋果背負最沉重的煩惱。

富士康: 「我們準備要把宿舍還給社會, 讓政府接管運作。 把企業擔負的社會責任, 還給當地政府」

四、 iPad 內建的中國血汗成本

本文幾乎要貼出之前, 正好又讀到紐約時報的報導: In China, Human Costs Are Built Into an iPad (簡體中文翻譯) 匆忙摘要幾段。

(前富士康管理階層) Li Mingqi: 「蘋果只在乎提高品質、 降低成本。」

商務社會責任國際協會 (BSR) 顧問: 「BSR 跟富士康談了好幾個月, 希望可以設立一個勞工熱線, 讓員工申訴、 求助、 討論工作環境問題。 … 直到正式上線的前一天, 富士康再度要求更改內容, 到最後很明顯地計畫終究無法落實。 … 我們本來可以拯救好幾條性命的。 我們也請蘋果對富士康施壓; 但蘋果不願意。 … 諸如 HP、 Intel、 Nike 等等公司都會對他們的供應商 (就勞工權益問題) 施壓。 但蘋果對於他們最密切的代工廠商富士康卻刻意保持距離, 不願意施壓。

(富士康成都廠鋁粉塵爆炸事件之前) 一份關於鋁粉塵爆炸工安風險的報告早就寄給蘋果。 (香港勞工權益團體) SACOM 陳詩韻: 「沒有回應。 幾個月後我親自到 Cupertino 蘋果電腦總部, 但沒有人願意見我。 蘋果電腦沒有任何人回應過我。」

成都鋁粉塵爆炸事件賴先生殉職的七個月後, 上海的 iPad 工廠也爆炸了。

BSR 顧問: 「蘋果並不想預防問題。 他們只想避免出醜。」

前蘋果高層: 「蘋果秘密行事的文化造成了深遠的影響。」

五、 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

看了 Daisey 的報告之後, 讓我想重讀 「美麗新世界」。 這本書出自英國作家 Aldous Huxley 之手, 以嘲諷的方式描述一個為了追求和諧穩定與物質享受而犧牲了心靈探索與生命意義的社會。 (心得一心得二英文全文; 英文摘要與導讀) 在這個世界裡, 沒有家庭的概念; 人口主要由人工受精及複製程序 (Bokanovsky process) 產生; 從胚胎到誕生都在一條工廠輸送帶上面接受加工。 為什麼要加工? 在這個社會裡, 人的聰明才智分為五種階級: Alpha, Beta, Gamma, Delta, Epsilon。 每個人從身為一顆受精卵開始, 就根據他未來的角色接受各種加工與制約, 讓他愛上他自己在社會當中被指定扮演的角色, 這樣社會才會穩定。 比方說, 透過催眠, Beta 小孩被教導不要去羨慕 Alpha 小孩的聰明才智, 因為 Alpha 小孩的工作比他們更繁重; 另一方面, 他們面對 Gamma、 Delta、 Epsilon 的優越感, 讓他們非常滿足於他們在社會上的地位。 所有人都滿足於消費和性愛等等物質享受, 所有人都很快樂; 如果竟然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吞一片類似迷幻藥物的索麻 (soma) 就可以讓你的煩惱拋到九宵雲外。 「Oh My Ford! 這真是一個美麗新世界啊!」 (在這個世界裡, 汽車大王福特取代了上帝的角色。)

催眠對增長知識沒有幫助; 但是對於道德教育很有幫助。 每週三天的午睡時間我們放五十次的道德教育錄音帶給他們聽, 這樣持續一百三十週, 讓快樂和美德內化為每個小朋友的天性。

這就是快樂和美德的秘密–喜歡上你的工作。

所有的制約都以此為目標: 讓人們喜歡上他們命中註定的社會角色。

催眠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道德化與社會化工具。

到最後, 他們的心智所做出來的判斷、 好惡、 決定, 都是由這些提示所構成的 — 來自國家的提示所構成的。

如果可以把成熟年齡再往下降就好了。 你想想看: 馬六歲就成熟了; 人要拖到廿歲。 Epsilon 這個層級的人力, 並不需要很高的智力; 但他的身體還是得等到廿歲才能開始為社會效力, 多浪費呀!

如果有辦法讓他的身體成長成熟的速度快到跟牛一樣, 對社會將有多大的貢獻呀!

如果你只是坐在那邊閱讀, 對消費能有多少貢獻呢?

想像一下如果讓大眾玩很複雜的遊戲卻又沒有產生任何消費, 這是多麼糟糕的事啊!

我們制約大眾厭惡鄉下。 但同時我們又制約大眾喜歡鄉間的運動, 而且我們確保所有鄉間的運動都需要用到複雜的裝備。 這樣他們就會把錢花在交通跟運動裝備上面。

機器總是要運轉呀! 但又不能沒有人照顧維修。 一定要有人來照顧這些機器, 這些人應該要像機器一樣穩定、 正常、 順從、 滿足地工作。 一切以 「穩定」 為依歸。

而你竟然以自由的名義把他們的索麻丟到窗外, 野蠻人先生! 自由? 你期待 Delta 們理解 「自由」?

把整個社會都變成 Alpha? 想像工廠裡面每一位工人都是一個獨立健康的個體, 一個有能力自主選擇、 負擔責任的個體! 這樣的社會註定會不穩定、 很悲慘。

真相會帶來威脅; 科學會帶來公共危險。 … 我們只允許科學處理最迫切具體的眼前問題。

六、 臺灣的蘋果願景

在臺灣, 因為 「拼經濟」 是我們共同的信仰, 所以 開發重於環評, 產值重於教育。 透過民主的投票機制, 最大最成功的政黨 相當程度地反映了多數臺灣人共同的選擇; 而最成功、 最受主流媒體寵愛的臺商 — 郭台銘 — 他的願景, 似乎也相當程度地代表了臺灣人共同的願景。 (或至少成功地催眠了多數人, 成功地讓多數人 「社會化」、 接受這重要的 「道德觀點」)

什麼樣的願景? 上面的報導已經幫我們定義出郭氏拼經濟所需要的 人力特色社會價值。 赫胥黎所描繪的美麗新世界, 一方面恰恰能夠滿足 iPhone/iPad 生產線的需求、 解決郭董的煩惱, 另一方面從消費者端來看, 也跟我們的消費型態與產品選擇非常吻合 — 不論 iPhone 和 iPad 如何 監控隱私 或是 管制言論, 臺灣人都不太介意, 仍然有許多決策者堅持將它導入教育體系。 從 「政治服務經濟」 的臺灣共識要爬到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 中間只剩下幾個階梯。 教育界可能是第一階: 我們一腳已經大步邁出, 穩穩地踩上了 「大學教學品保」 的第一階。 透過這些階梯, STS 學者 Langdon Winner 所提到的 「工廠大門, 民主止步」 及其他一切, 也同時正在從工廠向外擴散到社會的其他角落。 當民選總統開始勇敢地拋棄 「沒有效率的民主方式」、 勇敢地 「像個企業家」 調度國家資源時, 我們就離 「不顧一切拼經濟」 的臺灣願景越來越近了。

iPhone 的成本與利潤分佈 儘管 成本利潤分析 顯示: 每隻 iPhone 總值當中, 臺灣利潤所佔的比例只有 0.5% (蘋果電腦拿走了 58% 的利潤)、 儘管這 0.5% 的利潤多半進了大股東的口袋、 儘管這 0.5% 的利潤來自對岸華人同胞 「低於 Delta 與 Epsilon 的工作條件」、 儘管我們明明知道兩岸共挺富士康並不表示就可以在臺灣創造出為數可觀的 Alpha 與 Beta 的工作機會、 儘管整個社會必須承接 iPhone 與 iPad 的 「生產成本外部化」 (externalization of production cost) (例如爆炸的工廠、 廢棄物、 報廢員工、 無法 「喜歡上自己命中註定的社會角色」 的員工、 自由/民主/隱私價值流失、 … 等等環境與社會成本)、 儘管這種 「生產線文化」 入侵大學及生活其他角落之後, Alpha (例如教學品保大學和 「Office 證照卓越大學」 的教授們) 與 Beta 也越來越需要 「像機器一樣穩定、 正常、 順從、 滿足地工作」、 … 儘管如此, 我們不計一切透過 「挺蘋果挺郭董」 來拼經濟的決心依然牢不可破。 蘋果電腦牽著郭董、 郭董牽著臺灣政府, 他們聯手用誘人的 iPhone/iPad 和拼經濟的美麗夢想, 創造更多的工作機會 — 被笨蛋美國總統所放棄的美好工作機會 — 在華人世界特有的、 「政治服務經濟」、 「任勞/服從/和諧」 肥沃的文化/思想/價值觀土壤裡面植入一個幼芽, 帶著兩岸一起穩定地走入一個 「只有金錢和產品的物慾快樂、 沒有思想和意義的哲學煩惱」 的美麗新世界! Oh My Jesus! Oh My Jobs! 多麼美妙啊!

賈伯斯對歐巴馬總統說: 他把生產線移到中國, 是因為他在美國找不到三萬位有能力完成任務的工程師。 … 這些工程師不需要是天才或具有博士學位; 他們只需要有基本的工程與製造訓練。 — 美國眾議員 Michele Bachmann 引述賈伯斯

(成都廠鋁粉塵爆炸事件當中的殉職組長) 賴先生的大學學歷讓他的日薪高達 22 美元 (含加班費), 高於其他多數人。 … 他的宿舍比其他人要好很多。 — 紐約時報

* * * * *

手邊沒電腦; 口頭推薦本文嗎? 可以請您的朋友搜尋 「ipad 美麗新世界」。

4 則迴響

角色扮演

我們人類打從出生開始,就已經扮演著不同的角色:

子女,學生,班會成員,社團成員……從來都沒有人只擁有一個身份,也不會沒有任何身份。

而為了符合這些身份的形象,我們的言行都會隨之而改變;可能你在家長面前時是個乖孩子,在學校裡卻是個壞學生….因此很多人都會思考一個問題,「到底哪

個才是真正的自己?」

 

我以前也曾經時常被這個問題所困擾著。不過在高三--這個既不是小孩,但也不是成人的年紀,我得出了一個屬於自己的答案。

「無論是哪一個角色也好,都是我自己的一部分。」

我就是我,既不是那以上也不是那以下。即使聽起來很中二,但我真的認為勉強去搜索所謂真正的自己,其實是一件很傻的事。

所謂的真實,根本就不存在;只要你那樣認為,無論是哪一個角色都可以成為真的自己。

因為能給予答案的,就只有你自己一個。

2 則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