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TRPG

角色分析:紅羽螢

  雖然在TRPG圈子裡已經渡過了兩年的時間,但深入地分析自己的角色這件事情至今還是第一次。
  
  要說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大概就是訓練自己的寫作和分析技巧,以及促進自己對角色的認識吧。連自己要扮演的角色是一個怎樣的人也不清楚,又怎能夠成為一個稱職的演員?

  紅羽螢是我在楚月的PW-AW團裡扮演的角色,我也寫了好幾篇以她為主角的RP--我從來沒有試過為同一個角色,同一個團寫這麼多東西。要說這團是我除了阿踢的繁星團以外,最喜歡的一團也不為過。

  至於為什麼要挑羽螢…..理由很簡單,因為她是個我所創造的角色當中最複雜的一人。並非單純為了正義,也不是為了活下去而活下去,而是抱帶著各種感情與幻獸戰鬥著。

  
  在開始前先貼一下羽螢的角色紙:
  https://sites.google.com/site/ph … c/hong-yu-ying-ying

  羽螢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呢?

  聰明,個性成熟,美麗,處變不驚--這些詞語都能夠用來形容她。即使本人並不認同,但最少身邊的人都是這樣想的。

  而且跟交響樂小隊的其他同伴不同,她既擁有完整的家庭,家境富有,也從來未見識過何為死亡(直到第五章之前),在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她就像是溫室花朵一般幸福;再加上之前所提及的優點,讓她成為了接近完美的存在。
  
  ……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雖然所有家人都仍然健在,但她的家卻跟支離破碎沒有太大的差別。從羽螢小時侯開始,父母就因為工作而經常不在家中,因此很早就已經懂得如何照顧自己;而在思晴出生後,自己更要代替媽媽擔當「母親」的工作照顧妹妹,這也不是輕鬆的事。她之所以能夠如此成熟,某程度上是被環境逼出來的。

  而儘管這些優點讓她在女生和男生間都相當受歡迎,但直到加入交響樂小隊之前,她從來沒有交到任何知心的朋友--因為絕大部份人都不過把她當成偶像來崇拜,要麼就是知道她的家境才與她接觸。加入小隊後,她才總算可以放下在學校的壓力,作為「自己」與別人相處。(註:這部分的設定其實很早以前已經想過了,只是還沒靠RP來補完)

  在戀愛方面,羽螢也過得並不順利:對自己告白的人都是自己不喜歡的,暗戀的對象則已經有了未婚妻,所以一直只能夠把愛意收在心裡,並祈禱他們能夠幸福。想必心裡應該很痛苦吧。

  不過最能讓她敞開心房的人,還是只有伊蘭一個。當初羽螢之所以在知道伊蘭的身份的情況下還與她交朋友,其實出於「想了解以亮為什麼會喜歡上她」這個原因。不過自從跟伊蘭相處久了以後,她也逐漸明白了答案--伊蘭的堅強,還有那份善良,都是自己比不上的。另一個原因則是因為她們同為女性--所以比起龍龍,英杰,還有義軒,羽螢跟她的互動本來就會比較多。(畢竟有許多話題只能在女生之間談:P)

  一向扮演著好姐姐角色的羽螢,伊蘭對她來說也是一個避風港--可以讓自己傾訴心事,可以讓自己撤嬌的人。如果說兩人是姐妹,其實伊蘭比較像是姐姐(笑)。不過在第五章番外篇之前,羽螢還是總把心事放在心裡,自己一個人背負起所有重擔就是了(雖然老實說這點伊蘭也差不多)。

能讓一向冷靜的羽螢頭腦發熱的,除了她以外也只有以亮--從第五章的時侯羽螢為了拯救伊蘭,明知有危險也不惜渡過高樓上的橫樑這點就可以看出來了。雖然不排除有被張英杰傳染的可能性,不過英杰病毒應該沒厲害到這樣吧?(大笑)

  不過如果說羽螢從來都沒有恨過伊蘭,這點絕對是騙人的。畢竟自己的心上人喜歡的並不是自己,而是對方,再善良的人都很難不會因此而產生負面情感;只是羽螢本身和姐妹般的友誼把這份情感壓了下去罷了。如果….只是如果,哪天羽螢在戰鬥時過負荷,而伊蘭又剛好在場的話,那些抑壓著的感情有可能會一口氣爆發開來也說不定。當然,這件事情絕對不會是我所樂見的。

  然後羽螢也並不是全無缺點的。天真,過份自卑,這兩點都是她的致命傷。

  即使犯錯的並不是她,她都會一股腦兒地將責任歸到自己身上;也從不願意傷害任何人。但是想不傷害別人,就只能夠讓自己一直受傷。說得難聽點的話,這其實跟自殘行為沒有分別。就算懂得在與幻獸的戰鬥當中保護自己,也不意味著她懂得珍惜自己。

  而羽螢最為人詬病,大概就是自卑的部份吧。即使她並不是假謙虛,會覺得這樣的她很刺眼的人還是會存在吧。而我也相信在學校內應該有不少人會這樣想--特別是那些嫉忌心強的人。而且缺乏自信本來就並不是一件好事,不管是作為普通人,還是幻靈舞者也是。

  不過如果站在讀者的角色來看的話,羽螢心腸太軟這點應該會引來不少的駡聲吧?

  明明自己最好的朋友受到傷害,但面對元兇的時侯卻無法下殺手,還阻止宛真下手--這不是很矛盾嗎?而作為背後靈的自己當初也猶豫了很久,最後才作出這個決定。

  畢竟即使面對幻獸而多麼勇敢,多麼殘忍也好,殺人這件事對作為高中生的羽螢來說還是太過沉重,更何況她根本從來沒有看過任何人在自己眼前死去,所以會有那樣的反應也是很正常的。就算受害者從伊蘭變成思晴或者其他家人,相信也只會得出同樣的結果。
  
 從打擊恢復過來後,羽螢會打算下次如何面對這樣的情景呢?這也是值得期待的部份(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一定會拼命保護家人和伊蘭,就算自己受傷或者死去也在所不辭--畢竟她本來就是如此重感情的人。

  ……不知不覺間寫了二千字,如果平常寫RP和小說也有這勤快就好了(痛哭)

  謝謝各位觀看本人說那麼多廢話。m(_ _)m

廣告

發表留言

【TRPG-RP】沃普爾吉斯之夜過後

前言:
這篇是日隱的COC團--沃普爾吉斯之夜的RP,也算是接續前篇(Delta Green黑暗降臨前傳:立菲與安琪)的故事。雖然那篇從四月到現在都還沒完成,但我相信近期咱應該會把它搞定的--前提是我沒先被網絡概論考試給搞定。

前篇(黑暗降臨前傳):
http://revo-create.com/viewthread.php?tid=62167&extra=page%3D1%26amp%3Bfilter%3Dtype%26amp%3Btypeid%3D164

對本團有興趣的同學,可以參閱團帖:
http://revo-create.com/viewthread.php?tid=65608&highlight=

=====================================

  --真是有夠遜啊。

  即使是坐車回家的過程中,安琪每當回想起自己調查魔女盜墓事件時不斷犯錯的樣子,還是會想立即找個洞跳下去:例如若果自己在幻夢境的時侯能夠更謹慎地進行調查,同時注意一下發言,那就不會把當地的居民嚇跑;更不會惹得神官不高興了。

  錯誤的決定更讓團隊錯過了不少重要的線索--結果就是魔女成功復活,阿克漢鎮險些遭到毀滅,自己和同伴亦一道陷入險境當中。「這都是我的錯」--她是這樣認為的。就算沒有任何人怪責,安琪也沒法就這麼原諒作為隊長,卻如此失敗的自己。

  等她回過神來的時侯,自己已經站在家門前了。即使從窗內透出來的柔和光線仿佛陽光般溫暖著自己的心,還是沒法讓安琪拋開沮喪。

  「…..我回來了。」

  如果是平常的話,無論工作有多不如意,安琪都一定會為了不讓立菲擔心而帶著笑容踏進家門;唯獨這次實在連那樣做的心力也沒有。

  「汪!」「回來啦。」

  見自己的同居人終於自遠方歸來,立菲立即放下原本正在處理的工作,並走過去幫安琪拿起行李。至於他們兩人的愛犬贊德,則是撲到了安琪的腳邊,用腳掌的肉球磨蹭她的鞋子。

  「贊德乖,等我洗完澡回來再陪你玩吧。」

  安琪蹲下來摸了摸贊德的頭,接著便脫下鞋子往浴室的方向走去。不曉得是不是太專注於思緒當中的緣故,她甚至連洗澡前最應該帶進去的東西都給忘了--

  「嗯,行李就讓我來幫你整理,你先去放鬆一下吧…..呃,安琪,你打算就這麼進去洗澡嗎?連睡衣都還沒拿啊。」

  「…!?」

  聽到立菲這樣說,安琪才注意到自己手上空空如也。雖然可以拜託立菲之後拿給自己,但這樣不就代表對方最少會有一秒時間看到自己一絲不掛的樣子麼。光是想像,也已經足以讓她臉上浮現出紅暈了。為了掩飾這點,安琪頭也不回地連忙跑進房間,把衣物通通帶齊後才再次回到浴室去。

  「真是的….還是老樣子地迷糊啊。」

  看著同居人慌慌張張地離去的身影,立菲不禁如此感嘆。

  由於出遠門的只有安琪一人,所以收拾的工作沒多久便搞定了。接下來的時間立菲都在準備咖啡,好讓對方洗完澡後便能立即享用久違的家居滋味;然而即使他把這兩項事情都做完,安琪還是沒有從浴室出來。雖然平常也不算短,但立菲總覺得今天安琪洗澡似乎洗得特別久;就連贊德也等得睡著了。

  --果然有點異常啊。

  立菲有些擔心地望向手機--事實上在幾天前,她的妹妹才發了封電郵給他:雖然沒有告知詳細情況,但也有提到這次的事件處理得並不順利了。安琪之所以看起來如此低落,或多或少都肯定跟這件事有連系。立菲邊想著這些事情,邊將泡好的咖啡放到茶几上,然後坐在沙發等著對方回來。

  過了好一陣子,安琪才總算離開浴室;表情雖然沒有剛到家時那麼憂鬱,但還是散發出一股沉重的氣氛。從仍有些許水滴從頭髮上滑下來這點看來,她甚至連頭髮都沒擦乾便走出來了。換作是平常的她,才不會那麼隨便--畢竟這樣肯定會被立菲囉嗦,然後便沒得喝自己最愛的咖啡了。

  看到安琪這個樣子,就算是再遲鈍的立菲也知道她現在心情非常不佳,所以也不好意思說些什麼;只是默默地將裝著啡黑色液體的杯子遞給對方。

  接著--

  「……….」

  「……….」

  從安琪坐到立菲旁邊的那一刻起,室內便彷彿空氣被凍結了般鴉雀無聲。安琪臉無表情地啜飲著咖啡,而立菲則等到杯子即刻見底時,就拿起壺子幫忙補滿。

  「…這次好像不是那麼順利?」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立菲,而安琪亦很乾脆地點頭回應道:

  「嗯。雖然大家都能夠平安回來,但結論而言還是失敗了。」

  果然啊--立菲如此心想,然後便將咖啡杯還給對方。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要不要把情況說給我聽?」

  聽到立菲這樣說,安琪立即露出了猶疑的表情。這次的事件並沒有什麼值得保密的部份,再加上立菲自己本身也是Delta Green的一員,所以安琪大可以將所有事情告訴對方,而不需要擔心任何問題。但現今光是回想那幾天的事情便已經足以讓她心頭沉重了,如果還要開口描述的話,搞不好真的會當場放聲大哭。

  不過考慮到即使自己不說,對方還是有可能會去詢問自己的妹妹,亦只會讓他更擔心自己--還不如現在坦白,大不了之後躲進房間裡盡情哭泣便好。

  「說來話長…就先從剛到達阿克漢那邊開始談起吧。」

  點了點頭後,安琪開始將自己與同伴們的調查過程,包括幻夢境那時發生的事情都毫無保留地一一告訴立菲。每當提到自己犯錯的糗事時,安琪都會把視線自立菲身上移開,以免讓對方察覺到自己的表情。

  「雖然不是第一次失敗….但這次不只經常犯錯,而且還隊長失格了呢。」

  作為Delta Green的資深探員,安琪幾乎每次在遇上大事件時都會被委以隊長的職務。雖然熟悉法術和擁有豐富的神秘學知識也是原因之一,但正因為她總能夠在解決事件的同時帶領團隊平安歸來,所以無論是同事還是上層都對她有很高的評價。

  但也正因如此,累積在安琪身上的壓力變得愈來愈大,讓她的精神不勝負荷;能夠讓她放鬆下來的,就只有這個家--同居人立菲利斯和養子約修亞,早就已經成為了她的心靈支柱。然而如今約修亞因為曾被奈亞魯法特長時間附身的緣故,已經無法重拾過去的笑容,甚至連與人對話也辦不到。

  即使還活著,安琪心中的約修亞已經再也回不來了。

  失去了這個支撑,也就意味著好不容易維持至今的壓力平衡將會遭到破壞--沃普爾吉斯之夜事件很好地證明了這點:為了呼應大家對自己的期待,過份執著要完成任務,反而讓她犯下了許多不應犯的錯誤--進而導致現在的結果。

  也是她為什麼會如此低落的原因。

  「犯錯人人都會有的…重點是在那以後,該如何去彌補這次的情況。」

  聽完安琪的話後,立菲輕輕拍著她的背。然而安琪只是搖了搖頭,用帶有自嘲的笑容回應道:

  「除非再次去幻夢境,然後把魔女殺死…否則不可能把事件真正地解決。」

  這句話讓兩人再度陷入沉默當中。為了讓彼此之間的氣氛不再如此尷尬,立菲只好連忙轉移話題:

  「嗯…等等在讓我作一下健康檢查吧,我不是很放心妳的身體狀況。」

  他看著安琪在之前與食屍鬼博鬥時受傷的右手,露出了擔心的表情。

  「嗯?這個啊。」

  儘管如此,安琪卻一臉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樣子,輕鬆地說道:

  「不用擔心啦,最少在萊斯里小姐包紮後己經沒有什麼大礙了。」

  「喔,是萊斯里幫忙的嗎?那麼就不用太擔心了,不過還是得檢查一下。」

  「好啦。」

  知道自己一定說服不了愛操心的立菲,安琪只好乖乖地給對方檢查手臂。不過聽到是萊斯里負責傷口處理以後,立菲顯然安心許多。

  萊斯里.莉格露是立菲以前在醫院裡的同事,也是這次與安琪一起調查事件的同伴。據立菲的妹妹薇瓦露蒂所述,過去似乎曾經暗戀立菲的樣子。

  「說到這個,萊斯里跟薇瓦過的好嗎?聽起來這次的成員有一半都是我認識的。」

  「她們兩個嗎…過得很好,不過還真沒想到會遇到你的妹妹和朋友。而且還是前情敵…」

  安琪的最後一句說得非常小聲,所以並沒有傳進立菲的耳裡。不過大概就算聽到,他也不會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吧--畢竟他根本完全沒有察覺到萊斯里喜歡自己這件事。

  「如果情況還不錯就好了,薇瓦很難得會傳工作情況給我,我有點擔心她。」

  「雖然在之後她似乎向警署那邊請了長假,但除此之外應該都沒有什麼問題吧。」

  經立菲這樣一說,安琪的語氣也變得不太肯定。可能薇瓦也跟自己一樣,因為無法拯救到小鎮和受害者而受到打擊也說不定--但在事件過後兩人便沒有怎麼聊上話,所以安琪根本沒法確認事實是否如此。

  「嗯…可是這樣還真讓人放不下心呢。」

  「要不要發個電郵回去問一下?」

  安琪如此提議,而立菲也很乾脆地點頭同意了。

  「嗯,我會的,有必要的話我們就去探望一下她吧。……說起來,約修亞已經睡了……要稍微看看他的情況嗎?」

  「…也好。」

  安琪放下手中已經喝得差不多的咖啡杯,然後從沙發上站起來。雖然約修亞的精神已經不像當初被奈亞附身時那麼不安定,但偶爾還是會有因為作惡夢而驚醒的情況發生。為了照顧這樣的他,立菲和安琪現在通常都不會同床共枕,而是彼此輪流與約修亞一起睡;有時也會像這樣趁兩人都醒著的時侯共同觀察他的情況。

  於是立菲就這麼跟在安琪的身後,一起過去約修亞的房間。輕輕地推開木門後,穩定的呼吸聲便自裡頭傳來,像是告訴兩人「我睡得很安穩」這個訊息般毫無一絲紊亂。看到約修亞這個樣子,安琪放心似的鬆了口氣;但一想到他實際的情況,心痛的感覺還是浮上了胸口。

  「…看來睡得很安穩,我們出去吧。」

  從現時的狀況看來,今晚他作惡夢的機會應該不大--如此判斷後,立菲和安琪便回到客廳,重新坐到沙發上。見到安琪似乎還是很在意這次失敗的樣子,立菲邊微笑著邊摸她的頭:

  「這次你盡力了,不要太自責。」

  「我明白,不過…可以的話,我還是想做得更好。不想再讓像約修亞之前那樣的事發生,也不想再有同
伴在自己面前死去了。」

  「本來作為DeltaGreen的成員,作為隊長,這就是我的工作…不是嗎。」

  沒有任何事情比有人在自己眼前死去更加痛苦了--正因為多次體驗到失去最親的人的感受,安琪非常明白這點。為了不讓別人跟自己一樣,安琪才會如此拼命。

  「嗯……」

  立菲先是點點頭同意安琪的話,但隨後又收起了笑容,轉變為相當認真的表情:

  「但也別因此給自己施加上太多壓力,這樣你會累垮的。」

  面對這樣的同居人,安琪勉強地露出笑容,搖了搖頭。

  「不會的……應該。」

  這女孩還是老樣子地愛逞強……儘管心裡這樣想,但立菲並沒有把它吐出口,只是再次伸手摸了摸安琪的頭。

  「不管怎樣,今天早點休息吧。別又像之前一樣,為了工作而熬夜囉。那樣對身體可不好。」

  「嗯,正好我也有點睏了……」安琪打了個呵欠,接著便把裝飾用的眼鏡除下。

  「晚安,你也不要太晚睡了……唔。」

  在轉身往自已房間的方向走去前,她似乎還想對立菲說些什麼;但最後還是沒有開口,就這麼離去了。至於立菲則似乎沒有注意到安琪欲言又止的模樣,大概當成她太累了才會這樣吧。目送著同居人進房後,他才將剛才喝完的杯子跟咖啡壺拿去廚房清洗。

  ……儘管如此,其實他還是無法就這麼放下心來--畢竟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安琪如此情緒低落的樣子了。如果放著她不管的話,肯定會出問題吧。

  如此想著的立菲,他最後的決定是--

=====================================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安琪立即關上了門,然後整個人躺到久違的自家床上。雖然能感覺到睡意漂浮在頭上,但卻絲毫沒有下降的跡象;大概是因為她的腦海裡仍然充斥著那幾天的回憶吧。

  門外不時傳來清洗碗盤的聲音,但沒多久便停止了。接下來傳進安琪耳裡的,是立菲的敲門聲。

  「是我,今晚能一起睡嗎?」

  「當然。」

  儘管回應得很乾脆,但安琪的聲音聽起來卻比剛才還要有氣無力。在注意不發出聲音的情況下把門推開,立菲悄聲地進入房間內。

  「還在想之前的事情嗎?」把門關上的同時,他如此詢問著。

  面對這樣的疑問,安琪沒有否認,也沒有點頭,只是把半邊臉埋到枕頭當中。而立菲在把電燈熄滅後亦躺到床上,然後不忘老媽本色地隨口說著:

  「趴成那樣睡著的話很容易窒息的,要注意啊。」

  然後便習慣性的伸出左手讓她躺在上面。

  「…姆。」

  被對方這樣一念,安琪也立即像是真正的小孩般乖乖地恢復到正躺的狀態。

  「好啦,如果真的睡不著就把想的事情說給我聽吧。」

  事實上安琪在想的,就是剛才她剛才欲言又止,沒有勇氣吐出口的想法--當然,現在的立菲並不清楚這件事。不過安琪似乎認為對方早就已經發現了,所以便決定放棄隱瞞。

  「…只是偶爾真的會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適合這份工作呢。也許真的太容易感情用事了……」

  在放任自己感情的情況下工作,絕對是警察--特別是Delta Green小組成員的大忌,安琪的上司虎克亦曾經訓示過她這點。但嘴上容易做時難,對於感性的安琪來說這不是輕易便能戒除的習慣。

  「傻孩子,你當初選擇這份工作是為了什麼呢?」

  立菲伸出右手,輕輕地彈了一下安琪的額頭。

  對於這個問題,安琪沒多想便給出了答案:

  「從邪惡的手上保護市民,讓他們不會為此所苦。」

  儘管乍聽下像是只有英雄漫畫裡主角才會說的台詞,但此刻的安琪是非常認真的;不然她當初也不會放棄大學教授這份工作,轉投充滿著黑暗和危險的警察界。

  然而立菲在聽到這個答案後似乎還不滿意,繼續朝安琪投出疑問:

  「那麼,除了這份工作以外,還有什麼工作能夠保護市民的?」

  這次安琪總算被考倒了,並因此一時陷入語塞的狀態。雖然醫生也是性質相近的職業,但它們的工作是拯救而非保護,因此並不符合立菲提出的條件;而保安所負責的範圍也太窄,稱不上是保護市民。那麼難道是律師嗎?不,視乎情況,律師也可能會被逼為惡人辨護。不管怎樣想,還是只有警察能夠擔當守護城市的角色。

  安琪朝立菲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對此沒有頭緒。見此,立菲先是再次彈了一下安她的額頭(這次比較大力一些),然後才再次開口:

  「這是我的看法啦:情緒這種東西是可以被磨練掉的,但是信念除非遇到什麼重大遭遇才有可能改變。」

  「為了實現你的理想和信念,我認為只有這份工作才是最適合你去做的。」

  「嗚。」這次安琪總算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就算做得不好也是嗎?」

  「是,就算做得不好也是,而且若你離開這份工作的話,你就永遠也沒有機會去彌補。」

  「的確……」

  這時安琪才想到,要是自己就這麼放棄Delta Green的工作,說不定會就此不再接觸這類型的事件,更別說插手解決了吧。這樣根本只是逃避問題,並任由自己所犯下的錯誤無限擴大,簡直差勁頂透。這不就讓自己成為了自己最討厭的那種人了嗎--為了一時的快樂,放棄或者逃避本來應付的責任。

  --居然到現在才注意到這點……

  在心裡嘆了口氣後,安琪的臉上再次浮現出自嘲的笑容。不過相比起之前,現在的她看起來有精神多了。

  「那我也只好繼續努力看看了。誰叫我就是沒法丟下其他不幸的人的笨蛋呢。而且正如你所說,我得要努力去補救自己的錯誤才行。」

  「安琪就是這點吸引我呢。」

  立菲輕輕吻了一下剛剛安琪額頭被彈的位置。

  「好了,時候不早了,也別煩惱太多啦。」

  「嗯。謝謝你,立菲。」

  「不要緊,你身後還有我,有什麼問題就找我聊聊吧。」

  微微打了個呵欠後,立菲習慣性地又摸了摸安琪的頭,並給了個笑容。

  被立菲如此連續「攻擊」,安琪感覺到自己全身發熱,害羞得不得了--可是又不想讓對方察覺到這點,只好用棉被擋住了泛紅得像蘋果般的臉。

  「知道了啦。我不會再把事情悶在心裡了。畢竟家裡可是有個專業的家庭醫生在嘛。」

  雖然對方看不到,但她還是微微地嘟起了嘴巴;就好像跟哥哥賭氣的小妹妹一樣。不過立菲並沒有回應這句話,只是輕輕的把右手放在安琪身上,抱住了她。不久後,房間裡餘下的就只有他平穩的呼吸聲。大概是睡著了吧?

  而安琪也沒有要反抗的樣子,就這麼乖乖地讓他抱著;這次,總算換她來摸別人的頭了。

  「真是的,結果根本比我還累嘛。」

  看立菲在自己回家時還在處理工作的樣子,相信今日一整天都沒有好好休息過吧。安琪如此相信,然後用沒有受傷的那只手回抱對方。像這樣彼此共擁而睡,對兩人來說算是相當新鮮的經驗。然而現在安琪根本不在意這種事情,只想儘可能地感受對方所帶來的溫暖。

  --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安琪邊懷抱著這個想法,一邊閉上眼睛。大概是因為得到立菲的開導和支持,她覺得自己的心情放鬆多了。也因為如此,在那之後她也很快就進入夢鄉當中(當然,不是幻夢境)。至於她到底作了什麼夢,那就只有本人才曉得了。

  ……………………….

  在確認懷中的呼吸聲趨向平穩後,立菲偷偷睜開眼睛。悄悄地探頭一看後,他發現安琪的睡臉上,久違地出現了笑容。

  「結果只是回抱一下嗎…不過以安琪來說是很大的進步吧。」

  伴隨著細小的呢喃聲,立菲微微地苦笑了一下,之後便再次閉上雙眼。

  支持著安琪一路走來的,絕非僅有責任和信念--立菲的支持,才是真正最重要的。只要一天有他在,安琪都不會輕易言敗;無論面對著多大的困難也是。因為他是自己除了約修亞外,最為珍愛,最為重視的人--就算是如奈亞魯法特般強大的神祗,都絕對不能夠從安琪手上奪走他。

  ……嘛,不管怎樣也好,現在就先讓她好好休息吧。

發表留言

網路跑團工具DodontoF架設教學

最近因為MSN頻繁出現問題,嚴重影響跑團進行的緣故,所以咱只好開始著手尋找取代方案(不包括論壇等非即時的跑團方式);後來覺得DodontoF 是一個很方便的工具,但官方版和其他伺服器在速度和穩定性上都不太行……於是便決定親自架設一個DodontoF的伺服器,實行自給自足(?)。

雖然中間遇上許多問題,但最後還是成功了;而為了讓大家不會重踏咱的天然呆錯誤,在此分享一下自己的架設心得

特別嗚謝:日隱,沒有他的指點咱大概弄到今天早上都還沒完成架設(枯死)

不清楚DodontoF是什麼的同學,可以參考Jinmu同學寫的介紹文:
http://revo-create.com/viewthread.php?tid=10798&;extra=page%3D4

而已經了解的同學,就可以直接進入正題了。


首先,你需要確定自己擁有以下的條件:

.桌電/筆電採用Linux作業系統。(個人推薦使用Ubuntu12.04,以下的教學亦以此為準)
.網絡速度及穩定性足夠。(否則建議還是使用現成平台會比較好
.並非使用宿舍及公司網絡(否則你沒辦法讓其他人外連到你的伺服器上)

以上皆是你打算用自己的電腦來架設DodontoF伺服器的情況下需要注意的。如果本身已經有租借或者自家的UNIX伺服器,
到官網下載 現成的installer(「どどんとふ」インストーラー)後,透過它將DodontoF的檔案上傳至你的伺服器上即可。這個方法咱沒有成功過,所以恕無法在此提供任何教學。

當然,其實無論是現成還是自架的伺服器,都可以採用以下的方法來架設DodontoF平台只是有現成伺服器可用的情況下,installer會比較方便。

沒有Linux作業系統的話,可以用虛擬機或者雙系統的方法(如果只是要開伺服器,建議使用前者)把它裝到你的電腦上。這點網絡上已經有許多教學資源,因此咱就不在此多說。各位可以參考以下文章:

VMware Player 4.0安裝Ubuntu 12.04
Win7+Ubuntu12.04雙系統安裝

所有條件都得到滿足後,就可以開始動手了。

首先,咱們得到DodontoF的官方網站,然後進入Dowload頁面。

  

滾動到下面,直至看到「「どどんとふ」本体のダウンロードはこちら」這段文字出現為止。
因為最新版通常都比較多BUG,所以最好還是無視「最新バージョン」這邊,直接下載安定版會比較安全,例如:
どどんとふ安定版 Ver.1.40.00(2012/11/06) 「manamoon」-> 修正版として Ver.1.40.00.03(2012/11/18)に差し替え。

下載後解壓縮備用,暫時先不要動它。

接下來請在終端機輸入以下指令:(快捷鍵:Ctrl+Alt+T)
sudo apt-get install apache2 mysql-server ruby libapache2-mod-ruby unzip ruby-dev libmysqlclient-dev rubygems
如果你的電腦已經安裝了這些套件,可以無視這段。

之後請打開已經解壓好的DodontoF_WebSet資料夾,再在public_html/DodontoF 下找到DodontoFServer.rb檔案,用文字編緝器打開。

之後將第一行文字改成#!/usr/bin/ruby -Ku,儲存即可。

第二步,將DodontoF和imageUploadSpace檔案夾搬移到/var/www下:
cd ./(你的下載資料夾)/DodontoF_WebSet/public_html
sudo cp -Rp * /var/www

以及將saveData搬移到/var下:

cd ..
sudo cp -Rp saveData /var

然後為這些檔案設定權限:
sudo chmod -R 755 /var/www/DodontoF
sudo chmod -R 666 /var/www/DodontoF/log.*
sudo chmod -R 777 /var/saveData
sudo chmod -R 777 /var/www/imageUploadSpace
sudo chmod -R 777 /var/www/DodontoF/saveDataTempSpace

完成以上工作後,第二步便完成了。

第三步,修改 /etc/apache2/sites-available下的default檔案。
cd /etc/apache2/sites-available
sudo gedit default

將Alias那段修改成圖中的樣子:

Alias /www /var/www
<Directory “/var/www”>
Options Indexes FollowSymlinks MultiViews +ExecCGI
AllowOverride None
Order allow,deny
Allow from all
AddHandler cgi-script .pl .rb

</Directory>

儲存後在終端機輸入:sudo /etc/init.d/apache2 restart 以重新起動apache2。

第五步:進行測試,在Browser的網列址裡輸入http://(你的電腦IP)/www/DodontoF/DodontoFServer.rb
如果能看見「#D@EM>#[“「どどんとふ」の動作環境は正常に起動しています。"]#<D@EM#」,便代表你已經設置成功了。
接下來再在網列址裡輸入http://(你的電腦IP)/www/DodontoF/DodontoF.swf,如果能看見下面的畫面


即代表你已經大功告成了,可喜可賀!希望閣下和同伴都能夠享受到DodontoF所帶來的跑團樂趣。
如果要對DodontoF進行更進一步的設定,請修改DodontoF/src_ruby底下的config.rb
裡面可以讓你修改最大人數,房間數量上限等設定。
祝各位跑團愉快~

若果無法成功,可能是因為以下原因:

1.權限設定錯誤。
請使用ls-al指令檢查權限是否設定正確。

2.DodontoFServer.rb第一行設定錯誤
請確定這個檔案的第一行是#!/usr/bin/ruby -Ku,而非#!#!/usr/bin/ruby -Ku或者其他奇形怪狀的東西(咱就犯過這樣的錯誤!)

3.檔案夾目錄放錯位置
saveData應該放置在var下,而非www下。(同樣是咱犯過的錯誤)

4.你沒有設定路由器的通訊埠導向(NAT)
由於每個人的路由器牌子未必相同,這方面請參考路由器的說明書。

5. 錯誤的IP地址
請確認你的IP地址是對外IP,而非內網IP (通常192.168.X.X就是內網IP)

6.Apache2設定中資料夾對應錯誤
請確認在修改Alias有否把資料夾路徑打錯。

7.其他不知名的因素
歡迎在留言板提出。

2 則迴響

【PW-AW RP】羽螢的自白

前言:
這篇是我在楚月的Phantom Waver – AW團當中第三篇動筆寫下的RP,跟第一篇一樣同樣是描寫羽螢的心境。至於第二篇則仍然在生產中,是由羽螢視點來描寫的故事序章小說版--不過最後到底能否生出來,就端看我自己的恆心了….

話說回來,我好像首次為同一個團寫超過一部的RP?(分段不計)

若果要知道更多Phantom Waver – AW團的資料,歡迎參閱我們的協作平台 :
https://sites.google.com/site/phantomwaveraw/

===========================================================

我喜歡鳥鴉。

 

小時侯我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在黃昏時份跑到自己家附近的垃圾站,一邊欣賞那些雜食性鳥類覓食時的姿態,一邊思考著怎樣才能夠把它們帶回家養--

當然, 那是不可能的。每當我提到這件事情的時侯,媽媽和爸爸必定會罵我一大頓,說「不準將這麼骯髒的動物拿回來」之類的話。

 

就算是上常識課的時侯,老師也告訴我們鳥鴉是不祥、不潔的生物,所以不可以隨便喂飼它們;不然會為周圍的環境和人們帶來負面影響。

但那是因為他們並不知道烏鴉雖然髒,事實上它們喜歡吃動物屍體和垃圾這種習慣能夠消除這些東西對自然環境的污染,是有益的生物。

 

然而即使被人們如此討厭,它們還是默默地為大家作出貢獻--正正是他們這種無名英雄般的無私精神,深深地吸引著我的心。

 

我也喜歡黑色。

因為它不會反射任何的光線,是比起任何顏色都更寬大的,無比溫暖的顏色。相反,白色卻是會將所有的事物都拒絕,是最孤獨的顏色。

所以如果要挑選出一種我最討厭的顏色的話,必定會是白色--這也許是我自己怕寂寞的個性所導致的吧。

 

然而儘管作為「另一個自己」的幻肢確實地將烏鴉的形態給展現出來,但顏色卻跟日常見到的完全不一樣--除了雙手反映著銀色光輝的格靈炮外它的金屬外殼都染上有如鮮血一般的紅色,而非原來那深不見底的漆黑。

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老實說我自己也不清楚原因。幻肢的生成規則一直都是謎團,例如以亮前輩的「神聖閃光」就完全讓人摸不著到底跟本人有什麼關係:那 是由兩個有一整個成年人身高的巨型十字架所組成,前端收納著蜂箱狀的飛彈發射器的殲滅方陣。

由於以亮前輩沒有任何的宗教信仰,所以就連他本人也無法理解 「神聖閃光」這個幻肢外型的由來。

 

總括而言,即使幻肢在某程度是由我們Waver自己創造出來,但事實上我們卻除了操作方法外對於它們根本都一無所知--

就像我們自己也不可能完全理解自己一樣。

 

過去經常都會有人對我說「難道你從來都不會生氣嗎?」和「你的包容力也未免太好了吧?」之類的話,而我都只會笑著回答:「因為沒有需要生氣啊。」。很 多人認為不合理的事情,在我的眼中其實都是可以接受的;只要不會傷害到其他人就可以了。

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同時也是獨立的存在;紛爭之所以發生, 就是因為我們無法彼此接納對方。因此只要我能夠多包容其他人的話,就可以讓身邊的環境變得更和諧,彼此都能夠更為快樂地生活下去。

 

然而那真的是正確嗎的?而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就連自己是不是真的這樣想也不清楚。在遇到自己情敵的那一刻,我居然沒有覺得憤怒,或者想遠離對方;反而最後還與她成為了好朋友。如果換了是正常人的話,應該無論如何都不可能這樣吧?

說不定我只是在戴著「好人」的面具,內心其實就有如血色狂鴉一樣,充滿著名為憤怒和嫉妒的火焰。之所以沒有表達出來,只是潛意識在壓抑自己罷了。然後便把這些感情全部抒發在幻獸之上,藉此來掩飾真正的自己--用鮮血來蓋過過這一切。

 

…….不,不是這樣的。雖然我直到目前為止都不曉得自己真正戰鬥的理由,到底是真的想守護一切、尋求自己歸宿,又或者只是單純的殺戮;但在這幾個月來經常體會到的,那份珍惜同伴和朋友的心情卻確實地成為了我的動力,驅動自己提起那對沉重的雙手,繼續戰鬥下去。

既然是那樣的話,即使自己真正的想法為何也已經沒有所謂了。只要一直抱著這份心情,相信答案必定可以找到。

 

我不會再像最初加入小隊時那麼迷茫了。這幾個月來,基金會的大家都教曉了我許多不同的事物,而要保護這樣的他們,正正就是我現在的工作。其他的理由,就等哪天想到的時侯再說吧!

把手移開鍵盤後,我倚在電腦椅的背靠上小聲地呼了一口氣。雖然平常就有寫小說的習慣,但把自己心裡的想法轉換成文字卻並非一件容易的事。看著螢幕上不 斷眨動著輸入遊標的文書處理軟體,以及映照在裡頭的文章,不知為何心理有種難以言喻的舒暢感--就好像對一個認識多年的朋友吐露出自己所有的心聲一樣。雖 然這台電腦的確已經陪伴了我很多年啦…..

 

我看了一看時鐘,原來時間已經不知不覺到十一點了。思晴明天就要跟同學一起去宿營,得要在睡前再次確認到底她到底有沒有帶齊所有的行李才行。於是我便離開電腦前,一邊小心地在不吵醒思晴的情況下進入房間,一邊將她的背包提到客廳檢查。

 

「….果然忘了拿相機啊。明明說過要拍些美麗的風景帶回來給我看,怎能夠這樣呢。」

 

小聲地自言自語後,我從電腦桌附帶的櫃子裡拿出了一台自己還是個中學生時,爸爸買回來後不久便沒有再使用的相機。這並不是因為他不喜歡這個相機,而是 即使想用也沒有那樣的時間--於是這台相機便漸漸被他遺忘了。

而我自己則是習慣用手機來拍照,所以也一次都沒有用過它;既然放著也是沒用,就把它交給思晴 吧。只但願她不要又迷迷糊糊地把東西弄丟了…..

正當我幫相機更換好電池,想要測試它是否仍然運作正常的時侯--開機後隨即映在其螢幕上的照片,讓我停下了動作。

 

「……..」

 

那是思晴五歲生日時, 我們四個人最後一次的合照。那時雖然工作還是跟現在一樣繁忙,媽媽和爸爸還是特地趕回家幫思晴慶祝;正好當時爸爸買了這台相機,於是便將當日的畫面拍了下 來留念--而這張合照就是其中之一。

 

然而自從那次之後,我們便很少聚在一起,在家裡發生火災後更是完全沒有這樣的機會;畢竟思晴和爸爸的關係直到目前都還 沒得到修復,爸爸也不好意思在這樣的思晴面前出現。

本來便已經顯得鬆散的家,在那之後更是變成接近支離破碎的狀態。即使住在同一屋簷下,卻完全沒有一個家的感覺。雖然不是故意的,但相信媽媽他們應該也在為此而感到自責吧….

 

想起之前端午節早上時媽媽那帶有歉意的笑容,一股悲傷的感覺也隨之而湧上心頭。不是這樣的,媽媽。我絕對沒有怪責你們的意思喔….正因為有你們,我跟思晴才能夠活在這個世界上,並且與小隊的大家成為同伴,與以亮前輩和伊蘭認識。這都是對我來說相當重要的事情。

 

所以…不管是你們還是基金會的人們也好,我都會好好保護,不讓幻獸傷害你們的。才不會讓它們否認這一切。

 

把相機電源關掉後,我將它放到思晴的背包裡頭,接著才搬回房間。不知道思晴看到這張相片的時侯,會有什麼感覺呢?希望這樣能夠讓她想起,其實爸爸和媽媽都是很愛護我們的….他們並不是她心中所想的那麼壞。

 

看著思晴那副安穩的睡臉,我一邊在心裡這樣祈禱著,一邊躺到自己的床上。在經過一整天的課業和巡邏後,全身其實早就已經被疲累感所包圍住;只是臨睡前 思考了許多事情,所以才決定先透過文字把那些想法都給記述下來,以確保自己絕對不會將其忘記掉。

也因為這樣,現在的睡意比起我剛回到家時來得還要濃烈-- 在鑽進被窩的懷裡之後不久,我便不知不覺中閉上了眼晴。

…晚安。

發表留言

劇本記錄:Steins;Gate~荒唐無稽的世界線~

團名:Steins;Gate~荒唐無稽的世界線~
使用系統:克蘇魯的呼喚(COC)
Kepper:貝倫(沙度/助手)
參與成員:600,愛麗絲,泓文,小希

故事大綱:
那是,也許真的存在也說不定--Lamem們的故事。
這裡的世界線變動率為4.15452%,是雖然存在著電話微波爐,但卻沒有發生未來變成絕望鄉,也沒有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和平世界。

身為未來道具研究所一員的你們,就這樣每天都享受著幸福無憂的生活,快快樂樂地渡過每一天--本來應該是這樣才對的….

結果一通突如其來綁架電話,卻輕易而舉地將整個研究所陷入一片混亂當中。被綁架的是誰?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這就得等故事開始,你們才能知道了。

===============角色紙放置區===================
玩家:助手
調查員名稱:牧瀨紅莉栖
職業:科學家    性別:女
國籍:日本     年齡:18
出生地:日本
學歷、學位:大學畢業
力量:11  敏捷:14  智力:17  靈感:85
體質:13  外表:13  意志:13  幸運:70
體型:13  理智:79  教育:18  知識:90

職業點數 : 18X20=360
個人點數 : 17X10=170

職業技能:

物理學:(1)+79=80%
電子學:(1)+69=70%
信用:(15)+55=70%
說服:(15)+45=60%
圖書館使用:(25)+35=60%
機械維修:(20)+40=60%
天文學:(01)+36=37%

個人技能:

醫學:(01)+49=50%
閃躲:(28)+22=50%
偵查:(25)+25=50%
快速交談:(05)+45=50%
急救:(30)+20=50%
聆聽:(25)+9=34%

============================================

玩家:黃泓文
調查員名稱:橋田至
職業:駭客                       性別:男
國籍:日本                       年齡:19
出生地:日本
學歷、學位:大學畢業
力量:11        敏捷:8             智力:14         靈感:70
體質:9         外表:12           意志:14          幸運:70
體型:12       理智: 70          教育:13          知識:65
職業點數:13 X 20 = 260
個人點數:14 X 10 =140

職業技能:

電子學:(01)+39 = 40%
物理學:(01)+39 = 40%
偵查:(25)+19 = 44%
電器維修:(10)+60 = 70%
圖書館使用:(25)+0 = 25%
快速交談:(05)+15 = 20%
電腦使用(01)+69 = 70%
其他語言(德文):(01)+19 = 20%

個人技能:

考古學:(01)+19 = 20%
軍刀:(15)+25 = 40%
機械維修:(20)+26 = 46%
攝影:(10)+70 = 80%

============================================

玩家:Alice
調查員名稱:愛麗絲(岡部有子)
職業:駭客         性別:女
國籍:日本     年齡:14
出生地:日本
學歷、學位:大學畢業
力量:8   敏捷:12  智力:14  靈感:70
體質:8   外表:13  意志:17  幸運:85
體型:12    理智:85    教育:21   知識:105

職業點數:21 X 20 =420
個人點數:14 X 10 =140
職業技能:

電子學:(01)+69 = 70%
物理學:(01)+59 = 60%
電器維修:(10)+50 = 60%
圖書館使用:(25)+45 = 70%
攝影:(10)+14=24%
快速交談:(05)+55 = 60%
電腦使用(01)+79 = 80%
其他語言(英文):(01)+49 = 50%

個人技能:

躲藏:(10)+20=30%
聆聽:(25)+15=40%
偵查:(25)+25=50%
追蹤:(10)+40=50%
投擲:(25)+20=45%
說服:(15)+20=35%

============================================

玩家:顧順發
調查員名稱:岡部倫太郎
職業:教授                       性別:男
國籍:日本                       年齡:18
出生地:日本
學歷、學位:大學畢業
力量:10        敏捷:9            智力:12         靈感:60
體質:11        外表:10           意志:13         幸運:65
體型:11        理智: 65          教育:17         知識:85
職業點數:17 x 20 = 340
個人點數:12 x 10 =120

============================================

玩家:零語希
調查員名稱:漆原琉華
職業:傳教士     性別:女
國籍:日本     年齡:16
出生地:日本
學歷、學位:大學畢業
力量:3  敏捷:13  智力:14  靈感:70
體質:8  外表:13  意志:10  幸運:50
體型:13  理智:50  教育:15  知識:75

職業點數 : 15X20=300
個人點數 : 14X10=140

職業技能:

自然科學:(10)+30=40%
醫學:(01)+49=50%
藝術:(05)+41=46%
手工藝:(05)+65=70%
機械維修:(20)+5=25%
說服:(15)+65=80%
急救:(30)+30=60%

個人技能:

棍棒:(25)+1=26%
聆聽:(25)+25=50%
藏匿:(15)+10=25%
喬裝:(01)+59=60%
信用:(15)+45=60%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