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

我不是在自誇,而是我真的跟身邊許多仍然摸索中的同學不一樣,我很清楚自己想走什麼路,又應該走什麼路。

「沒有什麼好迷茫的」,我總是這樣告訴自己,好讓自己不會停下腳步來。這本來沒有什麼問題,但最近真的感到累了。如果能單純地像一個普通學生般生活,那樣到底有多好?不用為成績擔心,只要想辦法畢業就好。

然而我不能。為了自己的理想和夢想,我不能如此懶散,不然就會失去它們;最少我是這樣相信的。也許就是這樣的想法,為我自己帶來壓力吧。

不過我不會後悔。因為這是我自己選擇的方向和道路,所以我一定要為此負上責任。…..無論如何都會。

所以,加油吧。

廣告

發表留言

我愛動漫,但我理性。

 

各位動漫同好,你們可以指責社會歧視,不尊重你們,但同時也請反省一下到底為什麼社會大眾會對我們有這樣的印象。

首先,這次的展板銷毀事件本來就是因為有人不自重,超時逗留在會場並妨礙工作人員才會發生。我們理虧在先,這是無從辯解的。 你不顧及人感受,別人也沒有義務顧及你的感受;正義的旗幟並非插在我們這邊的。如果工作人員是在動漫展仍然舉行中的時間,又在公眾場合做出這種事情,那我 們還能夠光明正大地指責他們;問題在於現在是我們有錯在先,現在卻反咬別人一口。

 

你們說別人針對夏娜,掏 眼是不公平待遇。那我問你們,如果你是趕著下班的工作人員,會不會有閒心去「統一」處理所有的展板?又會不會因為憎恨一個角色而去浪費自己寶貴的時間?只 要設身處地想一想就會明白,別人根本沒有那樣做的理由;假如今天被割的不是夏娜,而是初音,我相信結果仍然不會有所改變。

 

另 一方面,也有人認為這項「惡行」應該要登報告之天下。但各位請冷靜思考一下,如果這件事真的上報,不就只會讓人覺得我們是一群為了虛擬人物可以失去常性, 什至潑婦駡街的「異常人士」嗎?到最後得到的只會有指責和嘲笑,而非尊重。你們所謂「有愛」和「尊重角色」的表現,到頭來只是為自己所喜愛的角色蒙羞,無 助解決問題。不要說別人對你們有偏見,而是你們向大眾展現出來的表現正正就是如此。

 

想讓社會接納動漫文化,自己卻拒絕接納 正常社會的文化,我個人認為這就是為何一直以來ACG界都遭到大眾歧視的原因。昨日在某同好會專頁筆戰的時侯我就一直強調:「要別人尊重你,就應該先尊重 別人」,只可惜沒有多少人聽進耳裡。你自己都不肯接納別人了,又要別人如何接納你?社會相處融洽的先決條件,不就是彼此接納嗎?

 

我理性,不代表我對動漫沒有愛。反而正因為有愛,所以我才希望能夠盡量冷靜地面對這類型的事件,免得增加大眾對我們「動漫迷」的誤會。如果各位覺得這次的事 件真的令人無法接受,就應該寫信去向參展商投訴/建議(當然,請不要忘記保持禮貌和理性。),而非在Facebook上謾罵工作人員,又或者事後孔明。這 是對大家都沒有任何益處的。

 

頭一次寫這麼長的文,不過我相信應該沒有多少人會認真讀完。總之我想表達的重點就只有一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各位都是有一定知識水平的學生,理應明白這個道理才對。

 

最後向肯點進這篇文章,或者願意轉發的你獻上無盡的感激。

3 則迴響

【PW-AW RP】羽螢的自白

前言:
這篇是我在楚月的Phantom Waver – AW團當中第三篇動筆寫下的RP,跟第一篇一樣同樣是描寫羽螢的心境。至於第二篇則仍然在生產中,是由羽螢視點來描寫的故事序章小說版--不過最後到底能否生出來,就端看我自己的恆心了….

話說回來,我好像首次為同一個團寫超過一部的RP?(分段不計)

若果要知道更多Phantom Waver – AW團的資料,歡迎參閱我們的協作平台 :
https://sites.google.com/site/phantomwaveraw/

===========================================================

我喜歡鳥鴉。

 

小時侯我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在黃昏時份跑到自己家附近的垃圾站,一邊欣賞那些雜食性鳥類覓食時的姿態,一邊思考著怎樣才能夠把它們帶回家養--

當然, 那是不可能的。每當我提到這件事情的時侯,媽媽和爸爸必定會罵我一大頓,說「不準將這麼骯髒的動物拿回來」之類的話。

 

就算是上常識課的時侯,老師也告訴我們鳥鴉是不祥、不潔的生物,所以不可以隨便喂飼它們;不然會為周圍的環境和人們帶來負面影響。

但那是因為他們並不知道烏鴉雖然髒,事實上它們喜歡吃動物屍體和垃圾這種習慣能夠消除這些東西對自然環境的污染,是有益的生物。

 

然而即使被人們如此討厭,它們還是默默地為大家作出貢獻--正正是他們這種無名英雄般的無私精神,深深地吸引著我的心。

 

我也喜歡黑色。

因為它不會反射任何的光線,是比起任何顏色都更寬大的,無比溫暖的顏色。相反,白色卻是會將所有的事物都拒絕,是最孤獨的顏色。

所以如果要挑選出一種我最討厭的顏色的話,必定會是白色--這也許是我自己怕寂寞的個性所導致的吧。

 

然而儘管作為「另一個自己」的幻肢確實地將烏鴉的形態給展現出來,但顏色卻跟日常見到的完全不一樣--除了雙手反映著銀色光輝的格靈炮外它的金屬外殼都染上有如鮮血一般的紅色,而非原來那深不見底的漆黑。

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老實說我自己也不清楚原因。幻肢的生成規則一直都是謎團,例如以亮前輩的「神聖閃光」就完全讓人摸不著到底跟本人有什麼關係:那 是由兩個有一整個成年人身高的巨型十字架所組成,前端收納著蜂箱狀的飛彈發射器的殲滅方陣。

由於以亮前輩沒有任何的宗教信仰,所以就連他本人也無法理解 「神聖閃光」這個幻肢外型的由來。

 

總括而言,即使幻肢在某程度是由我們Waver自己創造出來,但事實上我們卻除了操作方法外對於它們根本都一無所知--

就像我們自己也不可能完全理解自己一樣。

 

過去經常都會有人對我說「難道你從來都不會生氣嗎?」和「你的包容力也未免太好了吧?」之類的話,而我都只會笑著回答:「因為沒有需要生氣啊。」。很 多人認為不合理的事情,在我的眼中其實都是可以接受的;只要不會傷害到其他人就可以了。

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同時也是獨立的存在;紛爭之所以發生, 就是因為我們無法彼此接納對方。因此只要我能夠多包容其他人的話,就可以讓身邊的環境變得更和諧,彼此都能夠更為快樂地生活下去。

 

然而那真的是正確嗎的?而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就連自己是不是真的這樣想也不清楚。在遇到自己情敵的那一刻,我居然沒有覺得憤怒,或者想遠離對方;反而最後還與她成為了好朋友。如果換了是正常人的話,應該無論如何都不可能這樣吧?

說不定我只是在戴著「好人」的面具,內心其實就有如血色狂鴉一樣,充滿著名為憤怒和嫉妒的火焰。之所以沒有表達出來,只是潛意識在壓抑自己罷了。然後便把這些感情全部抒發在幻獸之上,藉此來掩飾真正的自己--用鮮血來蓋過過這一切。

 

…….不,不是這樣的。雖然我直到目前為止都不曉得自己真正戰鬥的理由,到底是真的想守護一切、尋求自己歸宿,又或者只是單純的殺戮;但在這幾個月來經常體會到的,那份珍惜同伴和朋友的心情卻確實地成為了我的動力,驅動自己提起那對沉重的雙手,繼續戰鬥下去。

既然是那樣的話,即使自己真正的想法為何也已經沒有所謂了。只要一直抱著這份心情,相信答案必定可以找到。

 

我不會再像最初加入小隊時那麼迷茫了。這幾個月來,基金會的大家都教曉了我許多不同的事物,而要保護這樣的他們,正正就是我現在的工作。其他的理由,就等哪天想到的時侯再說吧!

把手移開鍵盤後,我倚在電腦椅的背靠上小聲地呼了一口氣。雖然平常就有寫小說的習慣,但把自己心裡的想法轉換成文字卻並非一件容易的事。看著螢幕上不 斷眨動著輸入遊標的文書處理軟體,以及映照在裡頭的文章,不知為何心理有種難以言喻的舒暢感--就好像對一個認識多年的朋友吐露出自己所有的心聲一樣。雖 然這台電腦的確已經陪伴了我很多年啦…..

 

我看了一看時鐘,原來時間已經不知不覺到十一點了。思晴明天就要跟同學一起去宿營,得要在睡前再次確認到底她到底有沒有帶齊所有的行李才行。於是我便離開電腦前,一邊小心地在不吵醒思晴的情況下進入房間,一邊將她的背包提到客廳檢查。

 

「….果然忘了拿相機啊。明明說過要拍些美麗的風景帶回來給我看,怎能夠這樣呢。」

 

小聲地自言自語後,我從電腦桌附帶的櫃子裡拿出了一台自己還是個中學生時,爸爸買回來後不久便沒有再使用的相機。這並不是因為他不喜歡這個相機,而是 即使想用也沒有那樣的時間--於是這台相機便漸漸被他遺忘了。

而我自己則是習慣用手機來拍照,所以也一次都沒有用過它;既然放著也是沒用,就把它交給思晴 吧。只但願她不要又迷迷糊糊地把東西弄丟了…..

正當我幫相機更換好電池,想要測試它是否仍然運作正常的時侯--開機後隨即映在其螢幕上的照片,讓我停下了動作。

 

「……..」

 

那是思晴五歲生日時, 我們四個人最後一次的合照。那時雖然工作還是跟現在一樣繁忙,媽媽和爸爸還是特地趕回家幫思晴慶祝;正好當時爸爸買了這台相機,於是便將當日的畫面拍了下 來留念--而這張合照就是其中之一。

 

然而自從那次之後,我們便很少聚在一起,在家裡發生火災後更是完全沒有這樣的機會;畢竟思晴和爸爸的關係直到目前都還 沒得到修復,爸爸也不好意思在這樣的思晴面前出現。

本來便已經顯得鬆散的家,在那之後更是變成接近支離破碎的狀態。即使住在同一屋簷下,卻完全沒有一個家的感覺。雖然不是故意的,但相信媽媽他們應該也在為此而感到自責吧….

 

想起之前端午節早上時媽媽那帶有歉意的笑容,一股悲傷的感覺也隨之而湧上心頭。不是這樣的,媽媽。我絕對沒有怪責你們的意思喔….正因為有你們,我跟思晴才能夠活在這個世界上,並且與小隊的大家成為同伴,與以亮前輩和伊蘭認識。這都是對我來說相當重要的事情。

 

所以…不管是你們還是基金會的人們也好,我都會好好保護,不讓幻獸傷害你們的。才不會讓它們否認這一切。

 

把相機電源關掉後,我將它放到思晴的背包裡頭,接著才搬回房間。不知道思晴看到這張相片的時侯,會有什麼感覺呢?希望這樣能夠讓她想起,其實爸爸和媽媽都是很愛護我們的….他們並不是她心中所想的那麼壞。

 

看著思晴那副安穩的睡臉,我一邊在心裡這樣祈禱著,一邊躺到自己的床上。在經過一整天的課業和巡邏後,全身其實早就已經被疲累感所包圍住;只是臨睡前 思考了許多事情,所以才決定先透過文字把那些想法都給記述下來,以確保自己絕對不會將其忘記掉。

也因為這樣,現在的睡意比起我剛回到家時來得還要濃烈-- 在鑽進被窩的懷裡之後不久,我便不知不覺中閉上了眼晴。

…晚安。

發表留言

【PW-AW RP】26/5/2012-戰鬥過後

作者前言:
這是楚月的Phantom Waver – AW團的RP,同時也是我頭一次填完坑的RP。(痛哭)
雖然目前與紅羽螢這名角色共處時間還不長,但不知為何她與我的契合度在某種程度上比已經用了很久的安琪還要高(後者本來都已經夠高了),結果便在不知不覺間寫出了這麼大篇的RP來。

若果要知道更多Phantom Waver – AW團的資料,歡迎參閱我們的協作平台:
https://sites.google.com/site/phantomwaveraw/

================================================================

  「歡迎回來,姐姐!」

  才剛踏入家門,思晴立即前來迎接,並撲到了我的身上。雖然剛才的戰鬥讓我感到非常疲倦,但一看到妹妹的笑容,那種感覺便會在不知不知覺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熱水已經放好了喔,姐姐你只要放下行李便可以立即進去洗了。」

  「哦,好的,謝謝。真難得思晴你會主動幫忙做家務呢。」  

  「呃嘿嘿….」

  對我的稱讚,思晴只是有點害羞地笑而不語,臉蛋則紅得像是剛熟透的蘋果一樣。伸手摸了摸她的頭後,我脫下了鞋子,開始朝房屋裡頭前進。

  從客廳的電視沒有亮著,書桌也只有一堆沒打開的作業這兩點看來,她今天應該也去了朋友家裡玩了吧--原來如此,難怪平常什麼家務都不肯做的思晴會這麼主動了; 九成是因為怕我會責備她,所以才想辦法取悅我吧。

  我在內心輕輕地嘆了口氣。真是拿這個妹妹沒辦法啊。雖然我沒有打算戳破,但還是得去提醒一下她才行。
 
  「對了,你的都作業寫完了嗎?不要待到周一早上才找我幫你寫喔。」
  
  「還….還差一點!放心吧,我這次會好好寫的了!」
  
  「那樣就好。」
 

  我滿意地點了點頭後,便再次前去收拾衣服,準備進浴室洗澡。過去曾經發生過許多次妹妹偷偷地收起作業,到第二天才裝作臨時想起,然後將絕大部份都推給 我寫的事情--幸好小學二年級的課程跟以前相比並沒有太大的變化,我通常都可以憑記憶便輕鬆地將它們完成。如果不這樣做的話,思晴的學生手帳上鐵定會有許 多紅字。我也知道自己不應該這麼寵她,所以才會努力地糾正她這個習慣。

  ….是說回來,我已經不知不覺在這個家裡變成跟媽媽一樣的存在了呢。因為爸爸跟媽媽每次都得出去工作,所以差不多天天都會忙到深夜才回來,所以照 顧思晴的責任便全部都落在我的身上;而我跟思晴能跟他們有所交流的時間,就只有少部份公眾假期或者因病請假的時侯。如果他們不是每天都留下一點零用錢和日 用品在家中的話,恐怕兩人在我們腦海中的記憶便會變得更淡了吧。
 

  而對於思晴來說,爸爸更是個具厭惡性的存在。其原因是過去爸爸曾經因為在床上吸煙而導致家裡發生了一場小火災,除了讓她心愛的毛娃娃都燒得一乾二淨 外,更差點讓我們三人一同喪生火海中;幸好當時消防員及時趕到將大家救出,才總算沒有變成悲劇。儘管如此,當時因為正在工作而逃過火災的媽媽因為這件事而 跟爸爸吵了整天整夜,而我跟思晴則是由於吸入濃煙不適和輕度燒傷而被送入醫院;自此以後她便對火產生了恐懼,即使只是打火機的微弱火光也會嚇得哭出來,我 得要持續安撫她才能夠冷靜下來。

  
  當她知道了這場讓自己留下了心理陰影之餘,還將心愛事物都奪走的火災是因爸爸所導致之後,便打從心裡極度討厭爸爸;以前兩人在家時還會稍微地聊一至兩句,現在則即使爸爸主動跟她說話也不會有反應,就像是當作對方根本不存在這個家中一樣。

 
  雖然我也認為爸爸那時確實做得不對,但畢竟對方既是自己的家人,也養育了自己跟妹妹十多年;所以我並沒有因此而憎惡爸爸,同時亦感恩這場火災沒有將他和媽媽都帶走。相信總有一天,思晴也能夠明白他們兩人的苦楚吧--

  「….啊!」 

  一直顧著回憶過去,結果我忘了穿回拖鞋便直接赤腳走進浴室裡面--濕滑的地板讓腳掌一時失去磨擦力,讓我整個人向後摔倒在地上,同時發出了巨大的聲 響。冰冷的感覺和因撞擊而產生的劇痛藉由皮膚和骨頭傳到大腦神經中,讓我一時站不起來;幸好後腦落下的地方並沒有放置任何的硬物,不然便慘了--那樣肯定 會重傷吧。注意到浴室似乎出現異狀,思晴便放下課業並立即趕來: 

  「姐姐!?」

  --啊啊,被看到醜態了。
 
  發現我摔在浴室門口的蠢樣後,思晴先是愣了一下,接著才指著我放聲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對不起,姐姐,我剛剛忘記跟你說我放熱水放得太過頭,結果整個浴室都變得濕淋淋了!雖然說是這樣,但姐姐這個樣子真的很有趣呢!我要拿手機把它拍下來!」
  

  「…..別顧著拍照和笑了,快點把我扶起來啦。要不然我明天我就不弄晚飯給你吃囉?」
  

  一聽到我這樣說,思晴臉上的笑容便立即消失,轉變為夾雜著害怕和困擾的神情;之後便不情願地伸出嬌小的雙手,讓我可以借力爬回起來。果然要應付這孩子,還是得要用這招才行啊--雖然事實上我也不會殘忍到真的做出這種事情就是。
 

  待痛楚和思晴兩者都各自離去後,我便脫下身上因為今天的戰鬥而沾了不少汗水的全黑連身裙,讓自己的身體泡到了即使已經過了十分鐘,卻意外地仍然散發著 白矇矇的蒸氣的熱水裡頭。因為思晴放的水實在太多了,因此當我一進入水中的時侯,水平線的高度便立即超出浴缸的滿岸流量,通通流到外頭去;結果浴室的情況 就這樣變得更加惡化了。

  
  「早知道剛剛就叫思晴順便拿拖鞋過來給我了….」

  
  然而思晴的腳步聲早就已經消失,餘下來的就只有洗澡水拍打浴缸的微弱聲響。看著這個空無一人的浴室,一股難以言喻的寂莫感突然湧上了心頭,為了讓這種 感覺能夠稍微地得到減少,我讓自己的頭暫時泡到水下,過了幾秒後再降回上來。然而即使讓熱水在頭髮上蒸發,也無助於改善現狀。

  為什麼會這樣呢?明明無論在學校還是基金會裡,我也從來都不缺人陪伴;就算爸爸和媽媽經常不在家中,思晴也會一直在自己的身邊。客觀來說,我應該是個 跟「寂莫」這個詞語無緣的人啊。然而現時在胸口裡翻滾著的,卻是真實無比的感覺。為了找出原因,我嘗試閉上眼晴,開始搜索起堆積在大腦深處的記憶群。

  
  浮現在漆黑當中的,身邊所有親友和同伴的臉孔。他們每人都無一不帶著溫柔的笑容看著自己,就像是春天的太陽一樣暖和;然而這些溫度卻只能夠接觸到自己的皮膚,無法透到內心的深處;也許就是這股溫度的反差,讓我感到寂莫吧。
 

  打從自己出生以來,我都從來沒有真正地與人交心過;即使是妹妹思晴,我也未試過吐露自己真正的心聲。即使覺得難過,也只會自己一個人躲在棉被裡哭泣, 直至感到疲倦而睡著為止;因為我不想因為與人分擔痛苦,而使對方變得跟自己一樣。我寧可讓自己受傷,也不想讓身邊的人受傷。所以就算與其他人再要好,彼此 之間的心靈世界始終還是有如天地般遙遠。說到底--其實我一直都是獨自一人的。

  不,其實以往曾經出現過讓我希望向對方吐出所有心事的人--那便是教導我成為能夠獨當一面的幻靈行者,基金會的皇牌駕駛員--白以亮前輩。雖然他很少 根筋,又像個大小孩般貪玩得不得了,但卻是不可思議地少數能讓我想去依靠對方的人。然而我們之間除了年紀上相差很遠外,對方也早就擁有可以訂下永恆之約的 人了,所以我根本不可能跟他走得太過接近。
  

  再者…他現在也整個人已經消失在不可觀測領域當中,我們可能…不,永遠都無法再次相見。
  

  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戰鬥呢?即使過去曾下定決心,要為了守護這個自己的生活的地方,為身邊的人而與幻獸作戰,但有時侯我還是會想--這是否真的就是自 己的心聲?說不定我只不過是想要擁有一個安身之所罷了。然而這個可以讓自己舒服地寄宿在其中,不需要再勉強自己繼續堅強下去的地方,到底在哪裡呢? 

  我想得到答案--誰能夠告訴我?
  

  當我再次張開眼晴的時侯,映入視網膜當中的仍然是空無一人的室內空間。本來溫暖的洗澡水早就已經變冷,失去了原有的舒適感。理所當然地,無論是這個家還是學校,都沒有任何人可以對此給予解答。偉恩文教基金會又是否能夠辦到這一點? 

  我並不知道。然而只要在這裡繼續待下去的話,便能夠明白些什麼事情也說不定--直覺是這樣告訴我的。
  

  泡澡完畢走出浴室,便發現客廳的燈光已經熄滅,而思晴跟我的房間裡也沒有透出任何的亮光。看來她已經去睡覺了--我一邊這樣想著,一邊走到書桌附近拿 起仍然散落在其上的作業薄來翻閱。雖然裡面完整地寫著答案,但當中卻有許多都明顯地是有錯誤的;正確率可以說是慘不忍睹。要是把這本東西拿到學校,鐵定會 被老師拒收吧?

  這時我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思晴為了遵守自己的規定,而努力不懈地把作業通通寫完的情景。這個孩子雖然很任性,但只要與別人約定好,便絕對不會違約。這大概就是她最大的優點了吧?

  我再次在內心中嘆了口氣,接著從放置在沙發上的書包裡拿出了筆袋。

   「…真是的,這可是最後一次了啊。」

  看來明天有大半的時間都要拿來補眠了。

發表留言

想要睡個好覺?Music Therapy for Sound Sleep Android 應用程式幫到你

相信不管是任何族群的人,都必定體會過失眠的痛苦。雖然Andorid跟電腦上都已經推出過不少有差不多功能的白色噪音或輕音樂播放器,以幫助我們能夠好好地睡上一覺:當中包括Relax and Sleep(Android)或者White Noise 24/7(PC)等等網頁或應用程式。然而對我來說,Music Therapy for Sound Sleep可以說是眾多安眠音樂播放器中最有效的一個。

它的操作非常簡單,首先只要點擊螢幕上方的音樂名稱,便會有五首不同的輕音樂供你選擇,並設定播放模式;若果你下載的是付費版,除了可以免去煩人的廣告之餘更能獲得額外三首音樂,這點就視乎個人需要了。播放器內無論每一首音樂都非常柔和,讓人聽著聽著很自然便會墮入夢鄉中;而事實上BLOG主我剛剛才靠著這個應用程式睡了個舒服的午覺。XD

若果你按下中間的Mixer按鍵,更可以有高達12款的自然音效(例如營火,下雨和水滴等等)供你選擇,讓你的安眠音樂不會過於單調;同時亦能為你提供更優質的睡眠時間。不過如果你只想要單純的白色噪音播放功能的話,那這款播放器恐怕就無法滿足你的需求了--這是唯一比較可惜的地方。排除這點的話,其實它已經很夠用了。

而無論是哪一款播放器也好,當然也少不了定時播放功能。在位於程式畫面左上角的時鐘中你可以設定音樂的維持時間,在倒數完結後便會自動停止播放音樂;與此同時也附有起床鈴響功能,讓你不需要特地使用系統原生的響鈴或其他程式來吵醒自己(只是你不能夠用回自己的音樂作鈴聲)。

如果各位對這款應用程式有興趣的話,可以到以下網址下載:

Google Play Store

手機QR CODE(連結至PlayStore):

祝各位有個好夢!

發表留言

你與我的初遇(其之二)

「是嗎,原來你叫作紅莉栖啊。真是個好名字呢。」

被爸爸和媽媽以外的人直呼自己的名字,這種事情還真是出生以來第一次遇到——因為在幼稚園裡無論是多麼要好的同學,彼此之間也不會這麼親切地呼喚對方——雖然這是只屬於我的特殊案例;因為那樣做會讓我感到不太舒服。儘管如此,被人稱贊名字的感覺還是讓我感到很高興。

「不喜歡與人深入交往」的個性雖然到現在都仍然保留著,但自從加入了未來道具研究所後便開始逐漸消失了。這也許是真由里和岡部的功勞吧?只是後者我並不 太想承認就是了。誰想要跟一個中二病成為好朋友啊!那不就意味著自己也變成同類了嗎?拜託可別這樣,我會想要掘個洞跳進去的。

總而言之——這句話便是我們之間第一次正式對話的開始。

在離開小巷後,「瘋狂科學家」先生便在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些OK繃和藥用酒精,然後帶我到附近的公園坐下來休息,以方便包紮傷口。過程中我們彼此一直都 沒有開口說話,直至我向他道謝後才總算終結了這段令人難受的沉默。當然,我也順便問了對方的名字--然而他只是搖了搖頭,一臉遺憾地說:

「嗯….名字嗎?其實我也很想告訴你,不過實在是沒有辦法這樣做呢。」

「為什麼?叔叔你沒有名字嗎?」

「當然不是這樣。只是…要是你知道了的話,說不定會因此而被機關盯上--畢竟我可是以讓世界變得更混亂的瘋狂科學家,各國政府的眼中釘啊。許多熟人 都因為與我深入接觸而遇上不幸了。所以,你還是裝作不認識我會比較好喔--既然你不知道我的名字,機關也會相信你和我只是個見面之交吧。」

「所以你也跟爸爸一樣,正在被壞人追捕?」

在我很小的時侯,爸爸便已經常常對我說這類型的話了--什麼不能夠隨便向別人透露實驗內容,看到黑衣人便要立即逃走,因為對方說不定是邪惡組織的間謀之 類的….本來我只把它們當成是騙小孩的玩笑,但既然兩位大人都這樣說,而他們也是科學家….果然那些東西是真實存在的吧?

「嗯,你就理解成這樣吧。不過年紀小小便已經能夠聽得懂這麼深奧的話,你將來鐵定會是個很厲害的天才呢。不過你說跟爸爸一樣….看來他應該是我的其中一名同伴?」

「真的!?原來你認識爸爸嗎?」

--那樣的話,便更不用擔心這位叔叔會是壞人了呢。畢竟怎樣說他都是爸爸的朋友,而爸爸也不可能會與邪惡組織的人結為同伴。我相信他果然是一個正確的選項。

當我一邊這樣心想,一邊打算向對方問出更多的事情--然而他只是用很模糊的說法來形容自己跟爸爸之間的關係:

「唔,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吧?我們彼此之間雖然都是同伴,但卻不能知道對方的身份。這是為了避免隊伍中出現叛徒時,邪惡組織便可以將所有人一網打盡的措施。」

「原來如此…..」

其實如果情況真的是那樣的話,他便算不上是爸爸認識的人了。但這時的我並沒有深入地思考,只是一昧地聆聽著這位瘋狂科學家的個人故事--因為感覺實在太 有趣了,也跟爸爸平日告訴自己的事情相距不遠;所以即使有些很明顯是現實中不可能發生的事,我仍然一股腦兒地將他們全部接受,並當成事實去相信。

最少直至我的十一歲生日,我跟爸爸再次因為吵架而決裂之前都沒有對此感到懷疑過。

結果我們就這樣透過聊天打發掉差不多整個下午的時間,但爸爸的身影始終還是沒有出現過,而我的肚子也因為整天沒吃過東西而開始咕咕作響了。

「………」

我有點不好意思地別過頭去,藉此掩飾自己害羞的表情;而瘋狂科學家先生則是咯咯地笑了幾聲,然後便開口說道:

「肚子餓了嗎?嘛,其實我自己也是差不多。正好我身上的錢應該還夠能付得起兩人份的餐點,就先離開這裡吃個午餐吧。搞不好能夠在路上能夠遇到你的爸爸也說不定。」

「…..嗯。」

我微微地點了點頭,以小得幾乎聽不到的聲調作出回應。這並不是因為我仍然對這位男人還有懼意,而是純粹肚子太餓而沒有氣力罷了。不過對方似乎對此產生了一些誤解,所以先是不知如何是好的搔了搔臉,接著便伸出右手摸我的頭:

「放心吧,叔叔我不會帶你到奇怪的地方去的。要是那樣做的話,可是會馬上被警察抓走的喔!」

「不,不是啦….我沒有這樣想…..」

他這一個舉動讓我頓時全身發熱,就好像被體內的血液蒸熟一樣;想必當時自己的臉必定是紅透了吧。畢竟就算只是個小孩子也好,一但被異性--前提是不討厭 對方的情況下作這樣的事情,或多或少還是會有感覺的。大概過了幾秒後我才像是如夢初醒般縮開身子,然後一語不發地走在他的身邊。

在那之後,我有好一段時間都不敢與他對上視線--因為一但這樣做,便會有種難以言喻的感情湧上心頭;這跟他當初伸手扶起自己的時侯差不多一模一樣。除此以 外,我也總覺得自己跟對方其實在很久以前便已經見過面,而且關係還相當密切;就好像認識多年的好朋友般,然而那是沒有可能的。在這五年的記憶當中,這個男 人從來都沒有出現過,更別說交談了;這肯定只是單純的錯覺。

由於一直在思考這種事情,以致我沒有注意到眼前有行人存在--結果右邊肩膀不小心撞到了對方的腰間,微弱的痛楚自該處傳到大腦當中。正當我連忙想轉身向那人道歉的時侯,對方便先發制人地以粗魯的語氣大叫道:

「好痛哪!你這小鬼眼晴是長在頭上的嗎!?居然敢撞我這位身為黑騎士化身的4度大人,真是不知死活啊。」

發表留言

微軟更新中英文詞語的意義: 「棄權」 就是 「安全」

微軟經常談論安全。 微軟在消費者心中所深植的安全概念很簡單: 「你不懂電腦。 不懂電腦的人, 常常會做傻事。 做傻事, 很不安全。 讓我幫你把手綁起來, 讓我替你行使各種基本的選擇權。 放棄自主選擇權, 你就會很安全。 因為我最懂, 我幫你做的選擇最安全。」

但事實是: 很多時候微軟真正關心的, 並不是用戶的安全, 而是別人的安全。 過去發生的許多事件一再地證明: 微軟語的真正意義其實是: 你的 「棄權」, 就是別人的 「安全」。

交談中提及 piratebay 的連結? msn 說: 這個連結不安全 從三月底開始, 如果你在 msn 交談當中提及 piratebay 的連結, msn 會告訴你: 「這個連結不安全, 我們把它擋下來了。」 點擊 piratebay 的連結到底會傷害到你的安全, 還是會傷害到你朋友的安全呢? 不是這樣解釋的。 微軟要保護的, 其實是 “企圖管制影片音樂的 MPAA 及 RIAA" 的安全。 身為閱聽者的你願意棄權 (因為你選用微軟的 msn), MPAA 跟 RIAA 的會員廠商才能享有著作權的安全。

去年 10 月微軟要求硬體廠商 (如果想得到 windows 8 認證標章的話, 就必須) 禁止用戶拿自製的光碟、 隨身碟開機。 這個功能美其名為 「secure boot 安全開機」。 如果允許你任意行使開機自主權, 嘗試使用各種不同的作業系統, 這到底會傷害到你的安全、 會傷害到那些 “想要幫你修電腦" 的電腦醫師的安全, 還是會傷害到那些 “幫回收電腦安裝 linux" 的資訊志工的安全呢? 不是這樣解釋的。 微軟要保護的, 其實是微軟自己在市場上的壟斷地位。 身為消費者的你願意棄權 (因為你選用支援微軟的平板電腦), 微軟才能享有壟斷市場的安全。

MS Office 2007 (或更新的版本) 有一個 進階資訊版權管理和原則功能:

2007 Microsoft Office system 版本包含精密的 IRM 功能和原則控制, 設計目的在於協助組織保護數位資訊的安全,以防未經授權的使用。

所以使用 MS Office 2007 或更新的版本來創作文件, 採用內含秘密格式的 docx 格式來存檔, 文件就很保密、 很安全對嗎? 如果你沒空認識 DRM 遙控數位枷鎖, 那麼請簡單自問: 你身為讀者的時間多, 還是身為作者的時間多? MS Office 的 IRM 功能, 大多數時間是在保護你, 還是在限制你? 沒錯, 微軟 聲稱 要保護的, 是文件作者的安全。 但是請注意: 如果收到文件的讀者改用 「沒上手銬」 的 OO.o, 他就可以打開被封鎖的文件了。 所以… 其實 MS Office 的 IRM 機制也並沒有保護到作者的安全。 至於… 更常身為閱讀者的你, 因為你願意棄權 (因為你選用 「銬上微軟 IRM 枷鎖」 的新版 MS Office), 所以愛用新版 Office 的作者才能享有 想像中的 保密安全。 沒看懂嗎? 這個案例的 「安全」 根本就沒有保護到任何人好嗎? 只是藉機幫所有新版 MS Office 用戶 (不論你自己寫作時有沒有用到 IRM 功能) 銬上手銬而已。

Obscurity provides no security, only an illusion of it. — Gernot Heiser

再早一點, 2007 年 9 月, 網友發現: 即使設定要求 Windows 只通知但不要自動更新, Windows 還是會自動強制更新。 姑且撇開暗中更新的爭議不談, 既然是自動強制更新, 想必跟重要資訊安全漏洞有關囉? Windows 專家發現: 這個更新不但異常地欠缺說明文件 (Knowledge Base article) 而且還會導致那些曾經使用修復功能 (repair) 的電腦無法安裝其他八十多個安全更新。 這種神秘的作風, 到底是在保護誰的安全? 我們很難揣測。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 這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在保護用戶的安全, 反而比較可能是在侵犯用戶的權利 (所以微軟才需要偷偷摸摸地做)。 類似的 「暗中強制更新」 在 2009 年 2010 年 又發生了兩次。 2009 年那一次 Microsoft .NET Framework Assistant 的暗中強制更新當中, 微軟不只動到它自己的產品, 還 偷偷為 firefox 裝了一個外掛套件, 而且禁止用戶反安裝。 2010 年那次暗中強制更新的代碼為 KB982217。 再一次地, 微軟在你的 firefox 上偷偷安裝了奇怪的外掛套件; 再一次地, 這個強迫中獎的套件無法簡單地直接移除。

更早以前, 2006 年的 fairuse4wm 事件 當中, 身為閱聽者的你願意棄權 (因為你接受微軟的安全更新、 願意放棄 fairuse4wm 幫你爭取的影音媒體 「合理使用權」), MPAA 跟 RIAA 的會員廠商才能享有著作權的安全。 有趣的是, 就在 fairuse4wm 事件之前發生的 Sony rootkit 事件當中, 微軟卻反而無視客戶的安全, 對 Sony 的入侵沒有做出任何反應。 這些事我在 「作業系統開機鑰匙不在你家」 已經說過, 就不再重複了。 當初用這種態度面對客戶安全被侵犯的微軟, 現在竟然還自己推出 Microsoft Security Essentials – Windows 免費防毒軟體, 想來實在有點令人不安。

當然, 並不是每次微軟談論 「安全」, 就一定是要你棄權。 微軟呼籲大家支持 ie6countdown, 這件事的確是在顧慮你的安全。 多數具有清楚說明文件 (Knowledge Base article) 的安全更新, 可能也都是真的在顧慮你的安全。 至於那些偷偷摸摸進行、 或是支吾其詞避重就輕的 「安全」 說辭, 你可就要提高警覺了。 請隨時帶著警戒心、 上網搜尋蒐集事實、 留意自己的自主選擇權有沒有被剝奪, 下次當你再聽到微軟談論 「安全」 時, 才能心智清楚地判斷到底微軟心中的主詞是誰。 至於有些 品牌忠誠的肥羊 永遠無法相信微軟會欺騙他、 傷害他 (例如 Office 證照卓越大學 裡面某些 追隨錯誤強權的資訊教授?) 面對這些隨時準備 「棄權」 以換取 「安全」 的人, 我就只能送幾句希特勒的名言給他們了…

編織一個天大的謊言。 要夠簡單, 要不斷地重複。 然後人們就會相信它。
人們不太思考。 這對領袖而言是多麼讚的一件事啊!
抵抗信心永遠比抵抗知識要更加困難。 — 阿道夫 希特勒

* * * * *

手邊沒電腦; 口頭推薦本文嗎? 可以請您的朋友搜尋 「」 或 「」。

===================================================================================================

雖然微軟開發了Windows造福了不少人,但我個人對於他們的行商手法始終還是很不滿意。雖然真的要說的話,蘋果也沒好到哪裡就是了;不過現時給人負面印象新聞的似乎都是微軟居多?

Anyway,現在就算我有錢和有心支持正版,我也應該不會去買Windows8就是了XD。如果能夠順利通過HKDSE升上大學的話,基本上iMac便是我的第一選擇;當然按照慣例,我應該還是會裝一下Windows跟Linux進去就是了。(前者為了玩遊戲,後者為了繼續支持自由軟體)

讓我們一起為大家的電腦和網絡自由而努力吧!

微軟經常談論安全。 微軟在消費者心中所深植的安全概念很簡單: 「你不懂電腦。 不懂電腦的人, 常常會做傻事。 做傻事, 很不安全。 讓我幫你把手綁起來, 讓我替你行使各種基本的選擇權。 放棄自主選擇權, 你就會很安全。 因為我最懂, 我幫你做的選擇最安全。」

但事實是: 很多時候微軟真正關心的, 並不是用戶的安全, 而是別人的安全。 過去發生的許多事件一再地證明: 微軟語的真正意義其實是: 你的 「棄權」, 就是別人的 「安全」。

交談中提及 piratebay 的連結? msn 說: 這個連結不安全 從三月底開始, 如果你在 msn 交談當中提及 piratebay 的連結, msn 會告訴你: 「這個連結不安全, 我們把它擋下來了。」 點擊 piratebay 的連結到底會傷害到你的安全, 還是會傷害到你朋友的安全呢? 不是這樣解釋的。 微軟要保護的, 其實是 “企圖管制影片音樂的 MPAA 及 RIAA" 的安全。 身為閱聽者的你願意棄權 (因為你選用微軟的 msn), MPAA 跟 RIAA 的會員廠商才能享有著作權的安全。

去年 10 月微軟要求硬體廠商 (如果想得到 windows 8 認證標章的話, 就必須) 禁止用戶拿自製的光碟、 隨身碟開機。 這個功能美其名為 「secure boot 安全開機」。 如果允許你任意行使開機自主權, 嘗試使用各種不同的作業系統, 這到底會傷害到你的安全、 會傷害到那些 “想要幫你修電腦" 的電腦醫師的安全, 還是會傷害到那些 “幫回收電腦安裝 linux" 的資訊志工的安全呢? 不是這樣解釋的。 微軟要保護的, 其實是微軟自己在市場上的壟斷地位。 身為消費者的你願意棄權 (因為你選用支援微軟的平板電腦), 微軟才能享有壟斷市場的安全。

MS Office 2007 (或更新的版本) 有一個 進階資訊版權管理和原則功能:

2007 Microsoft Office system 版本包含精密的 IRM 功能和原則控制, 設計目的在於協助組織保護數位資訊的安全,以防未經授權的使用。

所以使用 MS Office 2007 或更新的版本來創作文件, 採用內含秘密格式的 docx 格式來存檔, 文件就很保密、 很安全對嗎? 如果你沒空認識 DRM 遙控數位枷鎖, 那麼請簡單自問: 你身為讀者的時間多, 還是身為作者的時間多? MS Office 的 IRM 功能, 大多數時間是在保護你, 還是在限制你? 沒錯, 微軟 聲稱 要保護的, 是文件作者的安全。 但是請注意: 如果收到文件的讀者改用 「沒上手銬」 的 OO.o, 他就可以打開被封鎖的文件了。 所以… 其實 MS Office 的 IRM 機制也並沒有保護到作者的安全。 至於… 更常身為閱讀者的你, 因為你願意棄權 (因為你選用 「銬上微軟 IRM 枷鎖」 的新版 MS Office), 所以愛用新版 Office 的作者才能享有 想像中的 保密安全。 沒看懂嗎? 這個案例的 「安全」 根本就沒有保護到任何人好嗎? 只是藉機幫所有新版 MS Office 用戶 (不論你自己寫作時有沒有用到 IRM 功能) 銬上手銬而已。

Obscurity provides no security, only an illusion of it. — Gernot Heiser

再早一點, 2007 年 9 月, 網友發現: 即使設定要求 Windows 只通知但不要自動更新, Windows 還是會自動強制更新。 姑且撇開暗中更新的爭議不談, 既然是自動強制更新, 想必跟重要資訊安全漏洞有關囉? Windows 專家發現: 這個更新不但異常地欠缺說明文件 (Knowledge Base article) 而且還會導致那些曾經使用修復功能 (repair) 的電腦無法安裝其他八十多個安全更新。 這種神秘的作風, 到底是在保護誰的安全? 我們很難揣測。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 這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在保護用戶的安全, 反而比較可能是在侵犯用戶的權利 (所以微軟才需要偷偷摸摸地做)。 類似的 「暗中強制更新」 在 2009 年 2010 年 又發生了兩次。 2009 年那一次 Microsoft .NET Framework Assistant 的暗中強制更新當中, 微軟不只動到它自己的產品, 還 偷偷為 firefox 裝了一個外掛套件, 而且禁止用戶反安裝。 2010 年那次暗中強制更新的代碼為 KB982217。 再一次地, 微軟在你的 firefox 上偷偷安裝了奇怪的外掛套件; 再一次地, 這個強迫中獎的套件無法簡單地直接移除。

更早以前, 2006 年的 fairuse4wm 事件 當中, 身為閱聽者的你願意棄權 (因為你接受微軟的安全更新、 願意放棄 fairuse4wm 幫你爭取的影音媒體 「合理使用權」), MPAA 跟 RIAA 的會員廠商才能享有著作權的安全。 有趣的是, 就在 fairuse4wm 事件之前發生的 Sony rootkit 事件當中, 微軟卻反而無視客戶的安全, 對 Sony 的入侵沒有做出任何反應。 這些事我在 「作業系統開機鑰匙不在你家」 已經說過, 就不再重複了。 當初用這種態度面對客戶安全被侵犯的微軟, 現在竟然還自己推出 Microsoft Security Essentials – Windows 免費防毒軟體, 想來實在有點令人不安。

當然, 並不是每次微軟談論 「安全」, 就一定是要你棄權。 微軟呼籲大家支持 ie6countdown, 這件事的確是在顧慮你的安全。 多數具有清楚說明文件 (Knowledge Base article) 的安全更新, 可能也都是真的在顧慮你的安全。 至於那些偷偷摸摸進行、 或是支吾其詞避重就輕的 「安全」 說辭, 你可就要提高警覺了。 請隨時帶著警戒心、 上網搜尋蒐集事實、 留意自己的自主選擇權有沒有被剝奪, 下次當你再聽到微軟談論 「安全」 時, 才能心智清楚地判斷到底微軟心中的主詞是誰。 至於有些 品牌忠誠的肥羊 永遠無法相信微軟會欺騙他、 傷害他 (例如 Office 證照卓越大學 裡面某些 追隨錯誤強權的資訊教授?) 面對這些隨時準備 「棄權」 以換取 「安全」 的人, 我就只能送幾句希特勒的名言給他們了…

編織一個天大的謊言。 要夠簡單, 要不斷地重複。 然後人們就會相信它。
人們不太思考。 這對領袖而言是多麼讚的一件事啊!
抵抗信心永遠比抵抗知識要更加困難。 — 阿道夫 希特勒

* * * * *

手邊沒電腦; 口頭推薦本文嗎? 可以請您的朋友搜尋 「」 或 「」。

發表留言